真实故事:2014年国庆,我妈和她的初恋——王叔叔在四川广元金海湾庆典中心结婚。我爸作为证人出席并发言。当然,我是婚礼现场的学长(本文是笔者的采访。为了叙述方便,我用第一人称)。

一个

2013年7月16日,大学放假回家。一踏进家门,就觉得家里的气氛有点怪怪的。当我看到我的时候,爸爸妈妈不情愿的笑了。一直忙于生意的月经也来我家了。从进门到晚上睡觉,我发现爸爸妈妈一句话也没说过。

从我记事起,父母就没有一点亲热过。爸爸对妈妈关怀体贴,但妈妈对爸爸一直是MoMo,有时候甚至可以说是矛盾的。我不止一次抱怨:“妈妈,你就不能对爸爸好一点吗?”我妈听后总是重重叹口气,摇摇头说:“儿童之家,你不懂。”当她说话时,她的眼睛里有一种深深的忧郁。

确实,那时候我还小,很多事情都懵懵懂懂的。虽然我为父亲抱怨过,但我从来没有深究过为什么他和他母亲的关系是这样的;我不知道我妈妈在想什么。幸运的是,这一切丝毫没有影响他们对我的爱。

从小到大,我家最重要的人一直是我。我的父母总是把我当成他们的宝贝,把他们所有的爱都献给我。而且他们好像很容易就和我有关的一切达成共识,也好像很有默契。

在我的印象里,我妈应该对我要求严格。她照顾过我生活中的一切事务,包括吃喝打扮,偶尔也会因为无聊骂我;我父亲一直对我很好。他负责带我上下学,帮我学习,培养我的兴趣爱好。他一直很宽容,很有耐心。

我和爸爸妈妈都很亲近。我觉得我有世界上最好的父母,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儿。

但是,爸爸妈妈的关系并没有太大变化。在人前,也许是为了面子,虽然不亲热,但至少保持了一份温暖和亲切。人后彼此话少,给人的感觉不是夫妻,是住在一个屋檐下最熟悉的陌生人。

家里有我就更好了,至少我可以给他们创造很多话题,我的歌声和笑声也会感染家里的气氛。而我有一个很特殊的角色,就是我一直好像是他们的传声筒和粘合剂。

即便如此,20多年过去了,他们再也没有在我面前吵过架,更别说为了MoMo不说话了。我很疑惑,但不敢直接开口问父母怎么回事。

来了成都的月经在我们家住了三天。她总是说她很忙,但没有离开的迹象。所以,父母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不寻常的事情。

有一天,躺在床上,我翻来覆去。我没办法。我问月经,谁在我房间,“我家怎么了?”月经犹豫了一会儿,按捺不住我的再三恳求,终于对我说:“我本来打算过几天告诉你的。既然你问了,我就不骗你了。希望你听完能理解你妈。20多年来,她心里一直在煎熬。”

后来月经落泪,为我打开了一个尘封了二十多年的过去。

2

20多年前,在各种关系的帮助下,母亲设法在广元的一家军工企业工作。但是因为她家有海外关系,政治成分不好,在工厂被歧视被排挤。在这期间,有一个人一直很关心很照顾她妈妈,是她工厂的办公室主任。

有一天,厂长办公室主任向母亲示爱,母亲拒绝了。因为我妈当时有个爱人,他姓王,是我妈小学到中学的同学,也是她儿时的朋友,在西南交通大学读书。自从我妈拒绝了厂办主任,就处处回避他,但是厂办主任没有放弃。她仍然想尽一切办法在母亲面前献殷勤,这让她很恼火。

那年秋天的一天,工厂召开表彰大会,庆祝他们生产的雷达出口到伊拉克。晚上,工厂举行了一个盛大的招待会,我妈妈参加了。厂长带着母亲喝了不少酒,利用护送她回宿舍的机会,利用酒的力量来占有她。

从醉酒中醒来后,当我妈意识到自己失去了童贞,该做的都做了,一切都来不及了。她才22岁!在那个思维简单,世界风格简单的时代,一个少女失去了身体,而她失去的对象又不是她的爱人,所以无论谁把它放在她身上,她都无法承受。

月经说当时我妈又羞又怒又绝望,想死。但想到外婆的年纪,月经还是不太懂事,家里老小都需要她的支持和照顾。我妈纠结了很久,最后还是放弃了,没有走上自杀的道路。

母亲忍辱负重活了下来。她对在成都上大学的爱人感到无比羞愧,对夺走她贞操的男人恨之入骨。但这一切都无处诉说,只能深埋在她的心里。为了生活,为了家庭,我妈每天都要做个笑脸,按时上班。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才会躲在无人看管的单身宿舍里偷偷哭。

事发后,厂办主任干得不错。他乞求母亲的原谅,更加努力地照顾她。他到处请人做他妈妈的工作,甚至还找了个奶奶。作为厂内知名的“伟人”,每年“劳动标兵”,大家都帮他牵线搭桥。但是我妈妈对他很着迷

恨意,只是因为心地善良,加之羞于声张,她没有告发他,就已经是他走了狗屎运,又岂能原谅他?

于是,妈妈对他总是横眉冷对,从不会假以颜色。他却王八吃秤砣——铁了心,总是厚颜无耻地出现在妈妈面前,一副非妈妈不娶的架势,让妈妈看着都恶心。

那年冬天,厂办主任的努力最终显出了成效。在亲戚朋友的劝说下,在外婆发了话之后,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妈妈一直都觉得无脸面对自己的恋人,万般无奈之下,妈妈满怀着痛苦嫁给了这位厂办主任,并给远在成都的恋人写了一封言辞委婉的绝交信。

妈妈的恋人接到这突如其来的坏消息,伤心痛苦之余,来信质问妈妈到底是因为什么。妈妈只好狠心再次去信告诉他:要嫁的对象是厂里的领导,这样可以改变她和家人的命运,并且请他不要再写信过来,更不要来广元找她。

收到妈妈的第二封信后,这位恋人彻底绝望了。在大学毕业时,他主动申请去了西北支边,从此就没了音讯。

三年后,在外婆的苦劝下,妈妈生下了我。于是,这位厂办主任便成了我的爸爸。


3


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妈妈当年的恋人从西北调回了四川,在成都一家大型工程机械制造企业担任副总工程师。

一个偶然的机会,姨妈得知了这个消息,细细一打探,竟得知对方至今都没有结过婚,一直都是孤单单的一个人。姨妈被震动了,同时也被感动了,实在按捺不住,就把这些消息一股脑儿告诉了妈妈。

妈妈惊呆了!这应该都是她造的孽啊,深深地伤害了昔日恋人的心!二十多年,她一个人痛苦就够了,干嘛还要连累深爱自己的那个人也跟着遭罪!

往事开始一幕幕重现在她眼前,如梦魇般折磨着她。这不但让她对昔日恋人更加愧疚,还勾起了她深埋在心底的那份浓浓的恨意。反正女儿已经长大了,不能再继续这样下去!一个星期前,妈妈终于下定决心,向爸爸提出了离婚。

最后,姨妈告诉我:“多年来,你妈一直将痛苦埋在心底,主要是怕伤害了你。她最大的心愿就是,你能在一个完整的家庭中健康成长。要不是因为你,你妈早就和你爸离婚了。她忍耐了二十多年,你现在也长大了,她是时候从这桩不幸的婚姻中解脱出来了。”

听完这些电视剧里才有的情节,我彻底懵了。我完全没想到妈妈的命运竟是如此多舛,而爸爸却是这样一个卑鄙无耻的人。从小到大,爸爸在我心目中,一直都是能干、憨厚、善良、很有责任心的形象,他不仅承担了家里的所有大事,就连买菜做饭这样的小事也会抢着干。

以前,每次看到爸爸在妈妈面前低眉顺眼的样子,我都在心里替爸爸叫屈。直到今天,我才明白:真正承受痛苦折磨的那个人,原来是妈妈;而爸爸,他一直以来的表现,其实都是在为自己赎罪。

这一刻,爸爸在我心目中的好形象瞬间坍塌。一股正义感迅速充斥了我的全身,除此之外,就只剩下对妈妈的无限同情和怜惜了。我冲到客厅,咬着牙,一字一顿地大声说:“我,支,持,你,们,离,婚。”说完这句话,我失声哭了起来。

4


从那天起,不仅是妈妈,就连我也不再跟爸爸说话。

每次吃饭后,爸爸就躲进他的房间里吸烟。看着他佝偻着身子,坐在书桌前一支接一支地吞云吐雾,我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酸楚和心痛。然而,另外一个声音却在我的心底呐喊:“不,我不能原谅他!”就这样,我固执地与爸爸保持着距离。

有一天,爸爸主动找到我。他艰难地对我说:“丫头,难道年轻时做错了一件事,用了整整二十年,都还无法弥补吗?”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语气里充满了伤心绝望的悲凉。我抬头看着爸爸,他气色衰败,神情颓废,一双眼睛黯淡无光,看起来更加憔悴,也更加衰老了。我心里一阵酸涩和难过,很想安慰他几句,可张了张嘴,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我们就那样沉默着。后来,他站起身说道:“我必须强调,我自始至终都爱你妈妈!我承认当初因为太想得到她,我一时冲动,用了不正当的手段,但我和那些坏人,是不一样的啊……”说着,爸爸的眼泪夺眶而出。

那天晚上,我翻来覆去都睡不着,想了很多很多……

第二天吃过早饭,我来到爸爸房间,对他说:“爸,您放手吧,让妈过一段她自己想要的生活。你们分开后,我会跟着您,一辈子陪在您身边。爸,我求您了!”

爸爸听完我的话,一行眼泪从满是皱纹的眼角流了出来。他颤抖着双唇、哽着嗓子说:“这二十多年来,我和你妈没有一天不是在痛苦中度过的。我本以为我倾心付出,她总会原谅我,看来,这是不可能的了。事到如今,我也不必勉强了。这样吧,财产我不要,你让你妈写好离婚协议书,我会签字的。走到这一步,只要女儿能原谅我,我还奢求什么呢?”看着苍老落魄的爸爸,我泪如雨下。

2013年7月22号这天,一段勉强维系了23年的婚姻戛然而止。

离婚后,妈妈坚决把一切都留给了我和爸爸,并搬去了厂里的单身宿舍。离家时,她含着眼泪对我说:“丫头,你照顾好他,别让他抽太多的烟,喝太多的酒。”

5


姨妈要回成都了。临走前,她对我说:“你妈算是解脱了,她当年的恋人也一直没结婚。我跟你妈谈过,他们两个吃了那么多的苦,应该重新走到一起才对,但你妈太固执了,坚持不肯去见他。”

听了姨妈的话,我的心情复杂到了极点。这次爸妈离婚,让很多把他们奉为“模范夫妻”的朋友都无法理解,如果妈妈再和她昔日的恋人结合,还不知道别人会怎么在背后议论呢?

我越想越烦闷,越想越焦躁,对于要不要支持妈妈再续前缘这件事,却始终拿不定主意。随后,我只好找到爸爸商量,想听听他是个什么看法。

爸爸听完我的话,沉默了好一阵,最终还是对我说:“丫头,你姨妈说得对,你妈应该开始新的生活。这件事只要我们不声张,过个一年半载,就不会有多大影响了。”说这话时,他深沉的目光里透着一股浓浓的真挚。

那一刻,我有些触动。我心目中那个忠厚善良、真诚可敬的爸爸,依稀又回来了。

第二天,我和姨妈一起到了成都。没费多少功夫,我们联系上了妈妈昔日的恋人汪叔叔。他是一位颇有书卷气的儒雅男子。一见到这位汪叔叔,姨妈尚未开口说话,眼泪就先下来了。她哽咽着说:“汪哥,你知道我姐当年为啥和你分手吗?”

汪叔叔神情木然:“她不是想嫁给她们厂里那位办公室主任吗?这样就可以改变你们一家人的命运了……其实,这件事情我早就想通了,也在心里原谅了她。”姨妈哀声道:“看来你一直都蒙在鼓里啊!真正的原因绝对不是你能想得到的!”

接下来,姨妈把二十多年前发生的一切如实告知。不知不觉间,汪叔叔已听得泪流满面。他坚定地对姨妈说:“带我去见你姐,如果她真心愿意,如果你们都不反对,我要娶她!”我在旁边使劲点头,大声说:“我们不反对。这次来成都,就是想请您去广元见见我妈。”

当天,我和汪叔叔就乘火车赶回了广元。我们约好晚上一起去见妈妈。当汪叔叔的身影出现在宿舍门口时,妈妈整个人都呆住了,她不敢置信地看着汪叔叔,半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汪叔叔走到妈妈面前,颤声说:“你瘦了,也老了……”听到这句话,妈妈忽然双手掩面,泣不成声地哭了起来。

见到此情此景,我正想抽身躲开,妈妈却抹干眼泪对我说:“你陪你汪叔叔坐一会,我出去买点水果就回来。”说完这句话,她转身急匆匆地出了门。

两个小时过去了,妈妈始终不见踪影。汪叔叔叹了口气,对我说:“看来你妈是不想见到我……我还是离开吧,免得她一直躲在外面不肯回来。”

6


汪叔叔走后一个多小时,妈妈回来了。

得知汪叔叔已离去,她身体明显一松,接着便开始不住地发抖。我赶紧上前抱住她:“妈,你不是一直对汪叔叔牵肠挂肚吗?现在汪叔叔出现了,你为什么要躲着他呢?这不是自己折磨自己吗?”

妈妈摇摇头,哀求似地对我说:“这太突然了,太突然了。你让妈妈静一静,好吗?”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觉得那一刻的妈妈,好可怜好可怜。

此后几天里,我一直和妈妈在一起,陪她散步,跟她聊天。通过交心,妈妈告诉我:她离婚不为别的,只是想安安静静地过过日子,开开心心地为自己活几天。现在突然冒出来这么个事,她没有任何心理准备,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

我耐心地劝她:“妈,你都45岁了,你和汪叔叔两个人不但痛苦了20多年,也耽误了20多年,难道你还想继续耽误下去?人生有多少个20年,可供你们耽误啊?既然你们两人都一直念着对方,为什么不能放下包袱,勇敢去追求呢?你也不看看,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真以为人人还是你们年轻那会儿的观念?别人才懒得管你们是二三十岁,还是七老八十,更不会管你们谁是谁呢!

妈,你就问问自己的本心,跟着本心走吧。就像你刚刚说的,好好为自己活几天。只要自己幸福快乐就行,你管他张三李四的看法干什么?没有心理准备也不要紧啊,又不是马上结婚,你和汪叔叔可以先相处一段时间,重新找找当初恋爱的感觉嘛……”

听了我的话,妈妈沉默了,没有再跟我争辩。我知道,自从汪叔叔出现的那一刻起,妈妈的心其实早动了。只不过,有些心结她可能依然放不下。

半个月后,爸爸意外地来到了妈妈宿舍。他语气艰难却非常诚恳地对妈妈说:“这二十多年来,你痛苦,我也同样痛苦……我承认,你的痛苦都是我造成的。可你应该知道,我跟别人是不一样的。你想想,这些年来,我让你受过半点委屈吗?”

爸爸碎碎念着,说他在厂里,如何跑前跑后地去给妈妈争取外出培训学习的机会,如何请客送礼地帮妈妈岗位调整和技术晋级。我也想起来了,儿时那些叔叔阿姨就常说,爸爸是个“耙耳朵”,笑话他一个大男人还是干部,宠女人宠到没出息。

我还记得,姨妈也受过爸爸不少好处。她的工作单位,是爸爸给联系的;她辞职下海做生意,是爸爸支持妈妈拿出了家里积蓄帮她;她生意上资金周转有困难,也是爸爸出面托银行的朋友帮忙,给她解决了贷款。

还有,外婆在世的时候,身体不好,是医院里的常客。爸爸尽心尽力地服侍她,医生病友都以为他是亲儿子。后来,外婆去世,妈妈难过地不能自已,也是爸爸一手操持着丧礼、守孝、接待亲朋好友、联系殡仪馆,体体面面送走了外婆。

7


是的,若论对妈妈的爱,爸爸如果排第二,估计没人敢排第一。但面对爸爸的倾诉,妈妈眉头紧蹙,依旧无动于衷。

“我说这些,并不是想在你面前表功。我明知道你怨恨我、不爱我,为什么还要这样努力地表现自己?固然我想取得你谅解,但更重要的原因在于,我真的真的很爱你啊!我是犯了错,欠下了债,可我都偿还了20多年,难道还不够吗……”爸爸继续往下说,让我越听越糊涂,愈发摸不清他此行的目的了。

“我不想再背着这个包袱过下去了,特别是听你妹说,你始终无法去面对那个他之后……所以,今天我过来找你,就是专门来请求你原谅我的。请你看在女儿的面子上,请你看在我多年以来的付出上,也请你看在夫妻一场,就算是没有爱,也多多少少有一点感情的份上,原谅我,好吗?我……我在这里给你跪下了!”说着,他居然真的“扑通”跪在了妈妈面前。

当我从爸爸的一番话里明白过来时,我被他的举动吓住了。这一刻,那个让我骑马马、举高高的伟岸身影,那个多年热脸贴冷屁股的尴尬笑脸,纷纷浮现在我脑海里,让我泪眼模糊。

我也走到爸爸身边,“扑通”一声给妈妈跪下了。我哀求她:“妈,爸不是坏人。你就原谅爸吧,让他和你都能从过去的阴影里走出来。不然的话,爸这辈子都不会安心的!”

刹那间,泪水从妈妈的眼眶里滚滚而出。她将头一扭,背过身去,似乎有些犹豫,又有些不忍。过了片刻,她转过身来,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拉起我和爸爸说:“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如果你们愿意的话,今天晚上跟我一起去成都见见老汪……”

8


历经了二十多年的岁月沧桑,如今,妈妈和汪叔叔重续了旧缘。爸爸也彻底放下了他一直背负在身上的沉重包袱。而我,在这场家庭风波中,一夜长大,再也不是昔日不谙世事的小丫头了。

爸爸、妈妈和我,虽然我们不再一起前行,但我相信,有种亲情,永远不会变。


作者:左梦行 自由职业

编辑:甄友茜

以上是真实故事编写

  • 评论列表 (0)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