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真实故事在线上的第214个故事。

以前我是个养尊处优的全职妈妈。被老公抛弃后,生活逼迫我快速成长,逆袭。这篇文章是通过作者的采访获得的。为了表达方便,采用第一人称。

01

我叫陈。我1971年出生在河北石家庄。我从小就不聪明,上了半个初中就没法继续学习了。幸运的是,我的外表还可以,所以我嫁给了方明,她长得很丑但是很富有。

方明在石家庄从事水果批发业务。他有一辆大卡车,负责拉货。在市中心,我们还有一个100平的商店。儿子上小学后,我不再帮忙管理店铺,成了全职妈妈。

2011年2月,我很遗憾的抓到方明出轨,经过一个多月的打闹,他借此机会提出离婚,让我出去清场。他还说,水果生意多年来一直亏损。考虑到这么多年的夫妻关系,他借的20万外债我不需要分。至于房子,我本身就没什么,都是以他父母的名义。

直到那时,我才意识到,这么多年的娇纵,我已经成了一个一无所知的废物。我对家里的房产一无所知,所以聪明的方明天早上就想通了,让我别无选择。

我初中养不起儿子,就含着泪放弃了抚养权,没有尊严的离开了家。我没有脸面对父母和自己的社交圈,只能去找杨欣。杨欣比我大几岁。她之前在我家做过几年保姆,我们交心。

手里拿着一点积蓄,在离杨信不远的地方租了一套房子。没有时间伤春伤秋,因为我的钱快花光了。没有任何技能和文化,我很难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

杨欣建议我和她一起去当护士。一听就觉得是工作,就是一个伺候人的保姆,低低的,伤自尊。杨信冷笑道:“那你就等着饿死吧!你已经落入这个领域,你还有资格挑挑拣拣?”

她的话伤人,我却无法反驳。那年6月,在杨欣的推荐下,我终于去了市里的一家三甲医院当护士。到了医院,杨欣让我和她一起工作一两个月,熟练后再单独工作。

我和杨要照顾的病人是一个中风的60岁老人,身体特别瘦。他躺在那里,满是管子、呼吸机和心电图监测。揭开被单,他的皮肤上有很多浓密的红斑,有些地方也开始化脓,戴上两层口罩可以闻到难闻的气味。

男人从小离婚,独自抚养儿子。现在,他的儿子已经成家了。一个男人住院的时候,儿子已经请了近两个月的假照顾他,不能再请假了,只好找护士。没饭吃一天200块。

杨欣告诉我,护士不是单纯的为病人吃喝拉撒路,而是要根据病人的病情提供针对性的护理。这需要一些基本功,比如翻身、扣背、床上擦洗等。这些都是非常特别的。而且在男人面前,拿着治疗仪,操作的时候更要小心。

按照杨欣的指示,我戴上口罩和手套,降下床,让病人屈膝,双手抱住病人的肩膀和臀部。用力一推,他翻了个身。可能前期准备不够,患者呼吸机和心电监测不停报警。杨欣迅速抚平扭曲的呼吸机管道,让心电监护报警静音。

给病人换床单的时候,因为没有修剪指甲,食指指甲刺穿了薄膜手套,划伤了病人的皮肤。从皮肤渗出的血液和体液一起进入了我的手套。我手上刚好有了新的伤口,但是没有防卫感,也不在乎。

谁知道,当天下午,护士告诉我们,最新的血液检测显示,患者是艾滋病毒(俗称艾滋病毒)携带者,需要采取标准的预防措施。我顿时傻了,赶紧向护士说明情况,护士向护士长汇报。护士长说,我不是医院员工,不符合职业暴露的申请条件。他们不在乎,所以我建议

我不得不咨询医院致敏科,医生建议我在暴露后4小时内服用预防药物,最迟不超过24小时。我分心了,但杨信清醒了很多。她跟科室主任和护士长很熟,她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跟他们说了我的不幸。

最后在科主任和护士长的帮助下,我被鉴定为职业暴露,医院支付检查治疗费用。杨欣陪我去了各个部门和单位,签了字,用弓封了,终于在24小时前拿到了预防艾滋病的药物。

我意识到和我住在一起有多危险!一个漆黑的夜晚,我一个人躺在床上,因为吸毒,头疼欲裂,疲惫不堪,精神萎靡。最大的折磨来自内心。被感染真的很倒霉怎么办?我的心无处诉说,我失望的眼泪只能独自落下。

02

连续服药后可能有一定程度的耐药性,身体状况也比较好。为了赚更多的钱,我提议单干。杨欣给我介绍了一位50岁的男性肝硬化患者。因为我是新手,每天150块装中餐。病人情况稳定。除了大量输液外,还插入了一个三腔两囊管,通过压迫止血。

那天,护士松手,叫我注意观察,然后就走了。护士一走,病人就要水喝。想到病人的虚弱,我给了他一杯温水。过了一会儿,病人开始坐立不安,用力拔管,不停地吐血。我满脸是血,呆立在那里,不知所措。

邻床病人家属看到了,赶紧叫护士。好在反应及时,患者没有大病。我被护士狠狠地惩罚了一顿。她告诉我消化道出来了

血的病人不能喝热水,不然血管一扩张,更容易出血,要懂得医学知识才行。

“唉,说了你也不知道。”临走前,护士丢下这句,并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我深深地被刺激到了,看来护工的身份卑微,不受重视,没知识才是重要原因!

“你到底行不行啊?不行赶紧走人,你差点害死我爸,你知不知道?!”病人的女儿用嫌弃和鄙夷的眼神,对着我咆哮起来。换在以前,我早就愤而离去。但现在不行,我还指望她给我结算工资。

杨欣赶紧出来打圆场,说我在其他医院干得很好,家里人到了这里才来这家医院干的,以后保证不会出问题了。病人女儿可能一时也很难找到合适的护工,又不愿意自己上,便没有再说什么。

肝硬化的病人真心不好护理,他们绝大多数会出现肝性脑病,还有人格障碍、行为障碍,常常白天猛睡,晚上却像打了鸡血,满地大小便、胡言乱语。病房里的其他病人特别有意见,我也苦恼异常,这比在家带孩子都辛苦。

这位病人住了12天,医生会诊后转到了其他科室。我没有继续跟,拿到了1800元的护工费。按照行规,我给了医院200元管理费、120元浣洗费,自己实际得款1380元。拿着这来之不易的钱,我流下了无比辛酸的泪水。

同时,我也意识到,没有基本的医学常识,很难做好这份工作。于是,在杨欣质疑的目光中,我找科室医生帮忙淘了一台二手电脑,向护士们要了一些旧书和视频教材,挤时间看。很多护工看我做这些,像看怪物似的。

更有人嘲讽说,不好好干活,竟整这读书人的玩意儿,能学出来,她的名字倒着写。我听了,心里特别难受。倒是科室护士很愿意教我,她们还建议我报考业余大专,门槛低,时间也自由。我的信心,这才稍微回来一点。

03



很快,我的第4周、第8周的检查结果显示HIV阴性,但我不敢抱侥幸心理,仍然坚持服用预防性药物,继续做我以前觉得无比低贱的护工工作,还利用零碎时间学习一些医学知识。因为太过劳累和繁忙,我压根没有时间去想儿子。

然而,医院不知为何,突然兴起“夯实基础护理、把护士还给病人”的活动。说白了就是,病人觉得护工的费用太高昂,医院又收了分级护理费,应该医院承担病人的护理才对。医院谁最适合做护理?用脚丫子想想,只有护士最合适,不仅专业,还可以近距离的观察病人。

我们就这样被失业了。杨欣去做了住家护工,建议我也去。住家护工市场很大,很多慢性病或者骨折外伤、颅脑外伤的病人不可能在医院住到完全康复,多数回家休养。但并不是每个病人都有家人照顾,子女需要工作,通常家里只有老伴。有的还老么咔嚓,走一步晃三晃,站起来左右荡,比蜗牛爬树还慢,自己照顾自己都难。

现在就有一家这样的人。刘老伯,75岁,不慎跌倒,左侧挠骨小头和左下肢股骨骨折,住院后保守治疗一段时间,因为不适合手术,只能回家养病。请保姆的话,因为不够专业,家人不放心。杨欣推荐我去,一个月给6000块。

价位很吸引人,但我担心如果被上次的病人感染了HIV,做住家护工明显不道德。护士告诉我,HIV通过血液传播、性传播和垂直传播,只要注意这些,就不会给别人造成困扰。再说,不是前三次的结果都是阴性吗,很可能我是幸运的那个人。

话虽这样说,哪一个住家愿意要这样的护工呢?再说,我还要每天服用那么多药物,住在人家里,人家又不是傻子,不可能发现不了啊?我又等了两天,直到我的6个月窗口期检查结果是阴性后,才正式上岗。

然而,老人并不好伺候,肥胖且有压疮,可见其家人的照顾是多么敷衍。因为他骨折,所以翻身的时候,尤其要注意,不能造成二次伤害。最难的还有擦浴,病人家里没有工具辅助,我得费至少40分钟才能基本完成。老人的大小便也不能自主,光是清理那些污秽和换床单,就够我忙活半天了。

在这位老伯家只干了三天,我就已经累得直不起腰来。老伯的爱人杨阿姨,总是一边碎叨叨地抱怨我干活不够麻利,一边抱怨护工漫天要价,还说别的护工都管买菜做饭洗碗洗衣服之类。

老人的儿女来看了一次,我护理屎尿时,他们都躲得远远的。等我收拾妥当了,房间的气味散了,他们才进门望两眼,还不忘指示我这里需要整理一下,那个枕头要怎么放,喂饭的时候手要托着碗,不能扣碗边等等。

我尽力做好护工的工作。有时候,老太太腿脚不方便,我也会顺手帮她收拾一下家务,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尽管她对我百般挑剔,可儿女不在身边,老伴儿又这个样子,我还是有些看不过眼。

在这种高强度的训练和病人家属的苛责下,我的护理水平得到了明显的提高。三个月结束,老太太甚至有些舍不得我。

渐渐地,凭借着吃苦耐劳和踏实,我在业界的口碑也逐渐建立了起来,空档期也越来越少。


04



转眼,我儿子上了高中。一天,他突然找到我,说他自知文化成绩不行,想走音乐艺考之路,需要3万块钱的培训费,但是他爸爸不肯给他出这笔钱。他爸爸只想让他上非艺术普通院校,觉得那样才是正经人。

我做了护工以来,对儿子关心甚少,完全没有尽到一个母亲的责任。出于亏欠,我立马应承下来。儿子不可置信地看着我,你能有这么多钱?

“我在工地搬砖挣的,你看我的手变得粗糙了吧?”“你去迪拜搬的砖吗?就你?”我知道在他心里,我是个没用的妈妈,所以我更不敢提我在给人当护工了。好在,儿子拿到钱后,便没再说什么。

这四年来,每年的节假日和春节,我都给父母不少养老钱。表面看来,我过得还不错。所以,他们也渐渐接受了我被抛弃后,给人当护工为生的事实。

想着儿子后期还要交不菲的培训费,当一位65岁的离异男病人的女儿经人推荐找到我,每月预付8000块,至少做满三个月时,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只是,我没有想到自己掉进了坑儿,这位中风偏瘫在床的老人脾气暴躁、性格古怪,还特别刁钻。

第一天,我来到他家,简单查看了一下他的情况之后,开始给他做护理。因为他长期卧床,偏瘫的下肢出现萎缩,且脚后跟有压疮,味道特别难闻。我打来水,打算先给他简单擦洗一下。

没想到,盆子还没放稳,就被他一脚给踹了下去,弄得满地都是水渍。老人的嘴里还不清不楚“嗷嗷”地骂着什么。

我弯下腰清理完,又打来第二盆水,刚准备解他的上衣扣子,老人顺势用能动的那只手扯住了我的头发。他的力道很重,我不得不把头低到床上,他又往我的头上吐口水。我使劲叫喊,让他松手。

没有人回应我,我斜眼看到他的女儿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冷冷地看着这一切。显然,她早就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所以并不打算插手,任由她的父亲胡作非为。

没有办法,我只好用上了吃奶的力气,把老人推开,头发还是硬生生地被扯掉一绺。我用手一摸,又粘又疼,指腹鲜红的血刺痛了我的双眼。

我冲进客厅,跟他女儿说:“这活我不干了。”他的女儿连头都没有抬一下,盯着手机冷哼一声:“护工不就是伺候人的保姆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不干可以,把钱还给我!”

可我想了想,那么厚的一叠钱,还回去?我还真不舍得。既然不退,那就得好好干。为了防止类似事件的再次发生,我向杨欣请教,并在她的建议下,在老人的稀饭和白开水里加了少量安定,等他睡着了再做护理。

应该说,老人在我的护理下,变得神清气爽,至少脾气没有那么古怪了。目光和我交汇时,偶尔还会冲我含糊不清地怪笑一下。

做到最后一天的时候,病人的女儿不在家,我给他擦浴,没留意到已经睡着的他醒了。就在我低头给他擦前胸的时候,一只手突然伸进了我的上衣,猛抓我的胸部,脸上还露出了猥琐的表情。

我本能地后退一步,扬起右手,冲着他的左脸就是一个大耳刮子。这还不解气,长达三个月以来我所受的委屈一股脑地涌上心头,无缘无故被踹、被喷口水、被辱骂,甚至被摸屁股……我越想越气,顺势拿起脸盆,兜头泼到他的脸上。

我瘫坐在地上,缓了缓神儿,胸部有些隐隐作痛。幸好我穿的是运动文胸,贴合力很大,不然肯定会更疼。

正在这时,病人女儿回来了,看到他父亲的样子,还没等我解释,她立马扯住我的头发,冲着我的脸,“咣咣”两耳光,还把我的肚子猛踹了两脚。我冲她喊,是她父亲先摸了我的胸部。

我可以忍受她打我,毕竟我欺负了她的父亲。可是下一秒,她竟然把我的上衣全都扯开了,还叫嚣着让她父亲看个够、摸个够,不然,别想离开他们家。

我去,这都什么人啊!敢情在她的眼里,护工的工作是包括了性服务的。我当即气得回击,如果再继续纠缠,我就报警。还有,我可以随时把他们家的行为公布到网上。光脚不怕穿鞋的,我甚至可以豁出去,跑到她单位去撒泼!

这么久以来,生活早已把我锻造得坚强,不泼怎么行?病人女儿显然没有料到我会来这么一手,愣了一下,态度稍微缓和了。她又说看我姿色不错,护理得也挺好,不如做她父亲的情人,工资照给,活可以减少。

我真是三观尽毁,连忙快速收拾了一下,告诉她:“伺候不起,嫌丢人!欢迎给我差评。”

这件事之后,我更加坚定了一定要拿下自考大专文凭的想法。在别人家做护工,永远都低人一等,甚至被欺凌,还无处诉说。别人三年可以拿下,那我用五年、六年,甚至更长,总可以的吧?再说,护理这个专业,更多的是死记硬背,我又有实践经验,等到我50岁,我还怕搞不定一个大专文凭或者护理技能证?


05



又过了一年,原先我当过护工的那所医院,为了提升护士的专业内涵,把生活护理交给护工,又开始召集护工,进行集中培训、集中管理和发放护工证。这样的话,护工算是正规了许多,但护工费明显不如住家高。我有些犹豫,打算再做一家再说。

其实,不是所有的住家都不讲理,只是前面提到的这两位比较奇葩。我这次遇到的就挺好,病人是一位非常好的65岁老太太,退休前是教师,脑梗发作的时候,大小便失禁,后来三偏。她老伴儿刘老伯小她5岁,是一位退休的牙科医生,对她就像呵护婴儿一般,事无巨细。他们有一儿一女,均已定居国外。

我是被医院的心血管内科主任介绍过去的,主要工作是协助刘老伯帮忙做护理。我去的时候才知道,她们还另外请了保姆,负责洗衣做饭之类的,我只要负责老太太的康复就好。

大概做了一个月,老太太情况有所好转,可以自己坐了,但仍不能走路。刘老伯帮老太太联系了一家康复机构,我也就再次失业了。临走前,刘老伯建议我还是回医院做护工,那里有专业的培训,科室还可以指导,而且还都是免费,效果也更立竿见影,比我闭门自己学好。

所以,我最终重回医院,又做起了医院的专职护工。三甲医院的危重病人较多,在医院的培训下,护工工作的流程进行了改进。比方,原来的擦浴,除了一些不宜挪动的病人,其他都是护工将病人放在轮椅上推进淋浴间,直接淋浴。更先进的医院,还配有淋浴床,大大节省了护工的体力消耗,提高了工作效率。

因为工作量减轻,有些护工就可以一个人看两到三个病情不是很危重的病人,收入也能得到最大程度的保证,比起住家护工一点也不少。甚至有些护工根本不愿意住家,在医院多方便啊!

但这些都是省外力的措施,护工的知识若没有跟进,就跟操作工、熟练工差不多,技术含量比搬运工强不到哪里去。一位护士长总说,没有人看不起护工这个工作,三百六十五行,行行出状元。谁只要做到极致,就是行业里的NO.1。

所以,我一直没有放弃过任何一次的学习机会。现在重回医院后,我都会逼迫自己,利用上厕所、吃饭和休息的时间,努力看书,向科室的护士请教。

对于我这个岁数的人来说,要记住和研究透人体那206块骨骼、600多块肌肉以及八大系统的关系和原理,真的是比登天还难。我唯有靠毅力、蛮力和勤奋来弥补不足。没事时,我就跑到医护办公室,拿着书研究人体模型。

经常有病人调侃我,拿着本破书就是知识分子了?这辈子别想了,半截入土,人生已成定局!也有其他护工跟我说,有那时间好好休息休息,人到这个年纪,奔头就是孩子。孩子好了,一切都好了,别整那些幺蛾子、闹笑话了。对此,我一概置之不理。

但,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因为高强度的劳动和学习,有一次清晨,我在给病人更换尿袋的时候,晕倒在了病人床边。隔壁的护工赶紧通知科室护士,护士长找来葡萄糖给我挂上,又和其他人把我扶上床。

当我醒来的时候,儿子守在我的床前,是护士长给他的电话。他懂事又心疼地对我说:“其实你给我那3万块的时候,我就有问过外婆,才知道你在做护工。你完全不用瞒着我的,只是很抱歉,我努力过了,可能仍然考不上好大学。”

说完,儿子的头低了下去。“不要紧,儿子。考个好学校只是对将来找工作有帮助而已,就算考不上,那就靠自己的劳动赚钱,不丢人!”儿子点了点头。得知我无大碍,面临高考的儿子又陪我说了一会话后,就赶回学校了。

高考过后,儿子果然只考上了外省的一个三本大学的音乐专业,他爸爸气得不肯送他去学校。那又怎样?我儿子还那么年轻,未来可期!我主动请缨,高高兴兴地陪儿子去大学报到。

现在,经过我的努力,我也终于拿到了护理专业的自考大专文凭,并且取得了高级护理师的技能培训合格证。七年,弹指一挥间,一切过眼云烟,我还成为了管理护工的组长和培训师。

当然,我也还是一名护工,是众人口中护工里的NO.1。生活不会辜负负重前行的人,努力永远不会白费。


作者 梁艺安 医院护士

编辑 阿蕴

来源:真实故事在线

  • 评论列表 (0)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