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世界的公主

启航手赚网 14 0

这是真实故事在线的第229个故事。

一直以为菲菲是我二次圈里有名的白coser(角色扮演者)和曹操基。我家有很多漂亮的洛丽塔连衣裙和cos套装,每次我去漫展,都很迷人。直到有一天,我知道了事情的全部真相。以下是她的个人账号。

一个

我叫菲菲,1999年出生在浙江西部的一个小山村。父母一直在外打工,我和爷爷奶奶一起长大。高中的时候,在杭州工作的父母把我带到身边。

当时父亲在工地上班,母亲在餐厅的后厨房帮忙。他们的月薪只有6000多元。但是他们还是想尽办法把我送到杭州好的私立高中。

在班上,大多数学生的家庭都很好。与他们相比,我觉得自己充满了贫穷。原本活泼的我,因为久别重逢,变得越来越不爱说话,没有朋友,和父母也没有共同语言。这一切让我很孤独。

班上有一个叫王的女孩。她经常穿着印花裙子,像一位高贵的公主。我很羡慕,因为从小到大,我总是挑亲戚姐妹的旧衣服。后来无意中从她和同学的聊天中得知,这件衣服叫洛丽塔连衣裙。我梦想穿这样的衣服,这样我就可以在同学面前炫耀了。

一天晚上,趁我妈睡着,我偷偷用她的手机打开淘宝,进入洛丽塔礼服搜索。第一页出现的裙子叫《过客之歌》,售价180元。那时候我只有父母每个月给我300块的午饭钱,于是我攒了一个月的钱,把钱转给了一个已经在外打工的初中同学,让她帮我在淘宝上买那件衣服。

父母整天忙于工作,回到家只看手机。裙子到了,我谎称是同学送的,他们也没有过多追问我。当我穿着裙子去上学时,王讽刺地叫我“穿山甲”。看到我无奈又惭愧的样子,她轻蔑地说:“你穿的是劣质盗版。买不起正品衣服,就老老实实穿乞丐服,不要当假狗。”

“假狗”这个词就像一记响亮的耳光。与其退缩,我更渴望真正的洛丽塔连衣裙。回国后在网上搜索那条裙子的正品价格,将近2000元。

怎么办?父母赚钱不容易。我不能向他们要。最后,我在学校附近的一家餐馆找到了一份周末兼职,一小时10元。每个周末和假期,我都谎称要去学校补习,但实际上我去学校是为了端盘子和洗碗。其实周末补习学校是要交钱的,因为我爸妈不想交钱,所以我周末不用上课,但是他们工作忙,根本不关心我。

最后用赚的钱买了正版裙子和一部旧手机。收到裙子的第二天下班,我就穿上了。感觉到店里其他服务员羡慕的眼神,很满意。那些服务员和我差不多大。他们都喜欢漫画里穿洛丽塔的公主。从他们的嘴里,我看到了一个多彩的新世界。

两天后,我在地铁里看到一个宣传广告,决定穿上裙子去看一看。在杭州的一个体育馆里,我看到很多人化着浓妆,戴着五颜六色的假发,穿着奇装异服(后来被称为cos服)走来走去,甚至站在展台上,和别人合影。在兴奋中,我只穿了一件没有任何装饰的昂贵裙子,在人群中显得那么平淡无奇。

在展览上,一个戴着金色假发、背着巨大白色翅膀的女孩被许多人簇拥着,并在一张照片上签名。看着她在灯光下耀眼的样子,我突然有了一个想法:我要成为这样的人。

回国后偷偷去网吧打听了一堆资料,然后才知道,如果想在漫画展上被追捧,需要全副武装,包括买假发、衣服和道具,花钱请化妆师化妆。可是我哪来的那么多钱?

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微博上的一则广告映入眼帘。它的宣传很隐蔽,说缴费200,教你一个月赚几千。一开始我以为是在淘宝做单一兼职。之前看到有人靠这个赚钱,就偷偷记下了联系方式。

回国后谎称学校想买资料,向父母要了200块钱,还加了负责人的微信。

给钱之后才知道,这不是我以为的淘宝刷单,而是福利姬的推广。所谓福利姬,就是拍一些软色情的照片放在微博上吸粉。粉丝积累到一定数量,就会开微信群卖大规模的照片包牟利。

“我们的流程很完善,只要你按照教程拍照,就能帮你搞定图片,发微博的话也能帮你转发推广。你个人条件不错,不用担心没有粉丝。现在是粉丝经济。有了粉丝,你就成了草女(草女是指身材好,衣服能引起别人购买欲望的服装模特),有人会找你代言,你以后可能会成为明星.“负责人告诉我的。

我犹豫不决,因为据我所知,销售色情产品是违法的。但是,我已经交钱了,大路承诺的前景是那么的辉煌。在我的梦里,我希望王嫉妒和恨我.看到我还在犹豫,大禄答应我:“我们不暴露,也不暴露。你怕什么?”我想了想,咬紧牙关答应了。

那天晚上,父母睡着后,我偷偷拿走了

着手机,按照大卢发来的教程图,匆匆拍了几张露胸口、小腹和大腿的照片。因为是第一次,我很紧张,手都在发抖,再加上害怕父母半夜醒来发现,我很快拍完照片发给了大卢。


他有些不满,觉得画质比较模糊,位置也露得不太好。我在正忐忑不安,犹豫要不要重拍时,大卢又说:“算了,你是新人,第一次,可以体谅。我去帮你修一下,你发微博吧。”


他把修过的照片传给我,看起来皮肤白了很多,胸口也丰满了。大卢指导我,发图片的时候要配上一些可爱的文字,比如“萌萌哒新人美少女”之类。


在我发送不久后,他就转发了我的微博。在他的微博首页,几乎每一条都是这样的转发,很多人的评论区里,都有少则十几、多则上百的评论。而我的微博发出去一整天了,还没有一个评论,也没有涨一个粉丝。




我的心态从一开始的羞耻逐渐转变为着急,因为没有粉丝让我很挫败,而且不可能成为种草姬甚至明星。终于,第二天半夜,我收到了第一条评论:16岁就发育得这么好?童颜巨乳啊。


陆陆续续地,我也开始收到更多的评论了,有夸我皮肤白的、身材好的,还有一些评论比较污秽。我的脸气得通红,眼泪都快下来了。大卢却教育我:“这些人只是说说,又没把你怎么着,你有什么好气的。再说,他们将来会为你带来更多的粉,你绝不能对他们发火。”


慢慢地,我也能做到对某些过分的评论视而不见了。我仔细钻研那些粉丝好几千的福利姬微博,学着她们的拍照姿势,买了个便宜的打光灯,让皮肤看起来更加白皙通透;还买了几件可爱的情趣内衣、白丝等,拍照的尺度也越来越大。半个多月后,我有了近一千的粉丝。大卢和我说:“可以开群卖图包了。”


卖图包的流程就是,大卢帮我拉群宣传,每个人入群费30元,另外再买图的话,5张10元。而这些钱,大卢都会抽走一半。要付钱的照片,尺度就大得多了,除了点没露,几乎哪都露了。


拍这种大尺度照片时,我的心情仿佛又回到了第一次时的忐忑和羞愧,时刻警觉地留心着父母房间的动静。有所犹豫时,只要我一想起那些漂亮的裙子,还有幻想中被众人簇拥的感觉,我就停不下来。


卖了三次图包,扣去大卢的抽成后,我到手了2200块钱。我用这笔钱托人买了一条比较华丽的日牌洛丽塔裙子,穿到学校去,专门在王萌萌面前走来走去。看到她惊讶和羡慕的表情后,我有种报复的快感。


后来,她还低下高昂的头,问我这条裙子在哪买的,那一刻,我的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也是奇怪,自从我穿了这条裙子后,班上许多女生都主动找我说话,和我聊动漫,仿佛我再也不是那个乡下土妞了。


不久,杭州又有漫展,我在大卢的建议下,买了假发和道具,还出钱请化妆师为我化妆。由于我的底子不错,一出现在漫展现场,就有不少人来拍我,或者要求合影。还有好几个拿着相机的男人问我要了微博账号,说回去之后会返图。


果然,我在新的微博账号上收到了不少人拍的返图,精修之后,照片上的我变得格外出众,新账号的粉丝量也在剧增。我爱上了这种被夸奖、受瞩目的感觉。


后面,我还穿着洛丽塔洋装和其他动漫角色的cos服去过好几次漫展,拍我的人越来越多,也有了一小群固定的粉丝。


这时候,我17岁。你们可能会问我:“你成天搞这些东西,学习怎么办?老师和父母不管吗?”说实话,还真没人管。我们是民办高中,老师只要大家能按时上课就可以,其余都靠自觉。而我的父母每天上完班回来吃了饭,就拿着手机各玩各的,从来不关心我的生活和学习。当然,他们也会时不时地唠叨,说得最多的就是“你要好好学习,将来不要像我们这么辛苦挣钱”这类的话。




如此一来,我的“事业”发展得很不错。有一次,当我穿着一条名为“十字架”的洛丽塔洋装从漫展出来时,一个拿着相机的胖子拦住了我。我认得他的脸,他在这场漫展上拍了我好多张照片。


他自称叫舟舟,邀请我去喝咖啡。我有些警惕,他却笑着说自己没有恶意。在咖啡馆里,舟舟突然问我,愿不愿意当他的女朋友。我很震惊,但舟舟很快解释说,他已经注意我好久了,无论是在微博上,还是在漫展上。“我很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我可以给你拍照,给你买你想要的裙子和礼物。”舟舟没有让我立刻做决定,只是把自己的联系方式留给我,让我好好考虑。


回去后,我在微博上收到了舟舟的返图,把我拍得很好看。我点开他的微博主页才知道,舟舟是个小有名气的摄影师。


过了几天,正好是七夕节。在微信上,舟舟给我转了1314元作为礼物。这几乎是我卖一个月图包的收入!我心动不已。


接触这个圈子越多,我才越发现它的水深。在二次元的世界里,成名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大部分cos服、lolita洋装、jk制服等,少则几百,多则上千元。而很多没有收入的未成年人,为了得到她们想要的东西,很容易走上不归路,那就是援交。


所谓援交,就是援助交际的简称,这个词源自日本,最初是指未成年人为了金钱与成年人约会;在如今的国内二次元圈中,它就是为了金钱出卖肉体的意思。


我安慰自己,比起那些去做援交的人,找个男朋友负担开销,并没有那么不堪。所以,当舟舟再一次对我表白时,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他。


舟舟对我很好,几百元的国牌lo裙,上千元的日牌lo裙,还有我想要的cos服,他给我买了不少,有节假日也会发红包。后来,舟舟还在我的学校附近,租了一间房子,说方便我过去拍照。


因为我们家租的房子很小,我的移动衣柜里早就塞不下那么多漂亮的裙子。所以,舟舟租了房后,我就偷偷把这些物件转移到他那里。


周末时,我对父母声称学校补习,实则在舟舟的房子里待上整个白天,或者和他一起去漫展,直到傍晚才回家。


一个周六的早上,舟舟给我拍照时,突然向我提出了性要求,我强烈地表示了反对。他见我态度坚决,有些生气,接下来一直不搭理我,还以没有感觉为由,要独自出去转转。


此时的我,早已将舟舟视为最亲密的人,见他对我态度冷淡,我有些担心他从此不再喜欢我,提出可以让他亲一下。他这才开心地笑了,随后亲吻了我。没想到,他最后还是半强迫地占有了我!


事后,我吓得大哭,舟舟安慰我说:“别哭,我会把你当公主一样疼爱,等你长大后娶你。”为了哄我开心,他又在网上给我买了一条很贵的裙子,价值六千多块。


那一刻,我觉得自己挺幸福,认为舟舟是真的爱我。从此,我对他更加依赖。


舟舟挺会拍照,照片里的我光彩照人,活脱脱公主范。我的微博粉丝数不断上涨。一天,淘宝的一家洛丽塔店铺的店主找我,问我接不接拍模特图。她开价500元,加送一条裙子,我没怎么犹豫就同意了。


拍这种模特图是很轻松的事情,比去漫展游场容易多了。我很快拍出九张图,简单修过之后,交给店主,获得了500元的报酬,也留下了身上的那条裙子。


后来,我看到那家淘宝店后面不断有人评论:“哇,这件衣服真好看,那个模特更好看!”还有人说:“模特老是去漫展,我认识她!”


很快,我在这个圈子小有名气,找我拍新产品模特图的店主也越来越多。舟舟也会教我一些摄影和修图技巧,让我拍出的照片更好看。


我真的成了小有名气的种草姬、coser,接拍一条裙子的模特图收费可以上千,还认识了圈子里一些真正的白富美。她们和我一样,都是高中生,只不过她们家境富裕,父母给的零用钱就可以轻易支撑起这些高昂的花销。


极度的自卑与羡慕之下,我在她们面前谎称自己家境富裕,从小也是被娇惯着长大。舟舟没有拆穿我,还经常在这些女孩面前配合我演戏。后来,我才知道,我越虚荣,就越离不开他。


我的巨大变化有目共睹,同学们中间很快开始流传谣言,说我被人包养了。我认定是王萌萌造的谣,因为从她嫉妒的眼神里,我嗅到了火药味。后来,我和她在教室大吵一架,还打了起来。很快,老师的电话就打到了父母那里。


父母还没了解原委,就劈头盖脸地骂了我一顿,还向王萌萌和她的父母道歉。看着父母那卑微的样子,我打心底瞧不起。


当晚,父母搜出了我用拍模特图的钱买来的新手机,质问我是不是学坏了。我没有提到舟舟,只是跟父母解释拍照赚钱的事,他们无法理解,我就把自己穿着那些衣服的照片给他们看。他们觉得我像妖怪,勒令我再也不准去做这种事。


为此,父亲请了半个月的假,每天盯着我上学、放学。那半个月,我度日如年。既已尝到轻松赚快钱的甜头,我怎么可能安心上学,做平凡的女孩?


一天,又因为上学的事,我和父母吵了起来。我冲进厨房,拿了一把菜刀架在脖子上,对父母说:“你们从小就没有管过我,现在想管我,已经迟了。我要退学,如果你们不答应,我就死给你们看。”


我激烈的行为把母亲吓傻了,她哭着让我不要做傻事。父亲也不知道怎么办,在对峙中,他们叹着气,同意让我休学一年。办好手续回来后,他把学校下发的证件甩在我面前,恶狠狠地说:“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讨债的女儿!”


后来,父母白天去上班时,就把我锁在家里,根本不让我出门,每天晚上我都会和他们吵架,再和舟舟诉苦。舟舟劝我:“要不你直接搬到我这儿来吧!”


我当即同意。一天深夜,我随便收拾了些东西,在桌上留了张纸条,说我要拍照赚钱养活自己,偷偷溜出了家门。




父母根本不知道我去了哪里,母亲每天都给我打电话、发微信,要我回家。舟舟总是叫我别看,还教我怎么对付他们。父亲威胁我,说要报警抓我回去,我则回敬他,如果报警,我就自杀。母亲害怕我真的想不开,没让父亲报警,继续苦口婆心地劝我回去。


我才不肯回去!我的名气越来越大,终于变成了自己曾经最羡慕的那种人。我只要现身漫展,就会不断有人求合影,随便发条微博就有上百的回复,漂亮的lolita洋装挂了一衣柜,仿佛一个真正的公主。


光芒万丈的日子过久了,我几乎快忘记曾经的自己有多卑微。这时,大卢给我发来了微博私信:“菲菲,现在变成种草姬了,就好久都不拍图了?”


我顿时浑身发冷,不知道大卢从何处得知了我的新微博账号,如果被人知道我做过福利姬,我的名声会跌落谷底。特别是舟舟知道了,肯定会跟我提分手的。


大卢的出现,让我每天都在担惊受怕,那段时间,我谢绝了许多商家的邀约,这让舟舟也损失不少。一天,大卢又打电话来逼我,我找了理由到楼下接电话。这一次,我像疯了一样在电话里吼叫:“如果你再逼我,我就直接去警局报案,说你传播淫秽色情照片,反正我也不想活了,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


大卢骂了几句后,挂断了我的电话。我的异常行为还是被舟舟发现了,那天晚上,他偷偷翻了我的手机。第二天,舟舟对我说:“菲菲,原来你什么图都拍啊,早知道如此,我们还这么辛苦干嘛?我拍那种图,会拍得更好,卖的价格更高!”


看着他的嘴脸,那一刻,我觉得异常陌生。接下来的几天,舟舟一直劝我,逼我就范。此时的我已经长大,分得清是非,坚决地拒绝了。同时我还发现,舟舟根本就是一直在利用我,把我当他的赚钱工具。


更让我无法接受的是,我还发现了舟舟同时和两个我这样的女孩在交往。他每次谎称外拍时,就是和别的女孩子约会。争吵最严重时,我还开过煤气自杀,所幸没多久我就后悔了,于是挣扎着爬起来,推开了窗……


那天,我彻底清醒了,我决定离开舟舟。此时,我已经攒下了八万块钱。在外面重新租好房子后,我向舟舟提出了分手。


舟舟挽留了两次,但是我心意已决,他也只得同意。我本来不想拿走他给我买的那些衣服,但舟舟却说:“毕竟在一起了这么久,就当是你的精神补偿吧。”那一刻,我还有些感激。



我搬到了新租的大房子,准备找个时机回家跟父母道歉,再把他们也接过来。然而,命运却不打算放过我。


一天早上,我刚醒来,手机就收到了铺天盖地的消息。一个玩得比较好的女生跟我说:“菲菲,你被挂了!网上说你以前当过福利姬,根本就不是白富美,还做过援交!”


我的第一反应是,大卢还是曝光了我,便气势汹汹地找到了他。然而大卢跟我说:“不是我们,是你的前男友摄影师舟舟。”


我浑身一震,抑制不住地手都在发抖。我打开微博,只见骂我的评论、@、私信全都扑面而来。果真是舟舟在网上挂的我!他的微博题目大意是,我那个靠援交维持“白富美”人设的福利姬前女友,图文并茂。


原来,和我分手后,舟舟在浏览相关微博时,无意中点进了我那个做福利姬的账号。他发现其中很多张照片的背景墙纹路和自家洗手间很像。震惊之下,他花钱进了大卢的群,买了我的图包,发现图包中那些露全胸的照片里,左胸上也有一颗小小的痣,与我身上的一模一样!


他气极之下,觉得我拒绝他为我拍这类图是对他的轻视和背叛。本就对我提分手有些怀恨在心的他,便上微博挂我,揭穿我并不是白富美,而是靠着出卖身体赚钱的福利姬,我的裙子是他买的,还住着他租的房子。舟舟贴出了裙子的购买记录截图、我拍的那些露骨的照片……铁证如山,我百口莫辩!


骗钱、援交、被包养、出轨……无论是真话还是谣言,关于我的事情愈传愈烈,我的名声在圈内全毁了……在他们口中,我就是个为了钱和出名不择手段的渣女!


我哭了一个星期。这七天里,我不敢出门,不敢上网,甚至不敢打开电视。我联系父母,说我要回到家乡的小县城去读书。母亲听说了我的事,一边哭一边打骂我:“你怎么变成了这样!我以为你就是在拍照挣钱,你怎么会和那些事情扯上关系?!”


她告诉我,父亲知道这件事之后,好几天没有睡觉,险些气病了。我懊悔不已,抱着母亲嚎啕大哭。事已至此,我终于知道了后悔!虽然母亲打我骂我,但最终还是答应了我的请求,她把我接回了家里,然后去学校替我办理了学籍转移手续。


在一个阴雨蒙蒙的天气,我和母亲坐上了回老家的火车。在车上,母亲第一次和我袒露心扉,她说:“生下你后,我们就把你丢给了爷爷奶奶,从来没有尽过做父母的责任。直到知道你背着我们做了那些事后,我才发现,我不配当母亲,对不起,菲菲……”那一刻,我抱着母亲也泪流满面。在泪水中,我第一次感受到母爱的温暖。


我回老家后,重新备战今年的高考,由于底子太差,最终只考入当地一所职高,学习服装设计。


现在,我还会偶尔上网看一下洛丽塔的衣服,逛逛“二次元”的圈子。我发现还是有新人源源不断地流进来,而且年纪越来越小。她们带着对漂亮衣服的憧憬和成为发光者的想法扑进这个大染缸,却不知道是否还能守住本心。


我看着那一批批新崛起的二次元世界种草姬和知名coser,心中却已不再羡慕,因为只有我知道,我曾为此付出过多么大的代价。


作者 | 王月亮 客服人员

编辑 | 菜花

来源 | 真实故事在线

  • 评论列表 (0)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