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9月,陈阳走进大学校园,见到了他的同学。然而,以扬州女孩特有的温柔气质,学校的第一堂课吸引了陈阳的目光。在专业课上,老师布置了做市场调查的任务,陈阳和冉冉被分配到同一个小组。在智能手机不普及的时代,他们有了更多的交流和交流机会,自然关系也更密切。

陈阳的父亲英年早逝,整个家庭由他的母亲抚养。陈阳从小就是一个独立的男孩,是个好男孩。每个寒暑假,陈阳都会出去工作赚钱养家,即使是在大学。然而,这些都是在两个人缓慢的交流中知道的,大概是因为这些,但还是更欣赏眼前的这个男孩。

次年春天,两人决定谈恋爱。也许有爱可以滋润,也许有一个人可以理解他的心。谈恋爱之后,两个人谈恋爱,佩服别人。每天,杨晨都会早起,带着早餐在冉冉宿舍楼下等她,和她一起去上课。下课后,两个人会一起去图书馆。周末会坐两站公交去超市做临时宣传员。日子是那么平静,安静,快乐。

2009年初春,两人即将毕业。恋爱纪念日,陈阳送了一部诺基亚N97手机。买手机的钱是多年来陈阳的兼职工作攒下来的。虽然他从小就知道生活条件优越,但近年来他一直跟着他学习存钱和为钱而工作,但他总是给杨晨增加一些生活用品,但他从来不希望杨晨给自己送礼物。即使在生日那天,她也只是请陈阳吃了一顿肯德基。

但是,她家境优越。她毕业时,家里安排了一份体面的高薪工作。其实她只是想让她积累一些经验,以后接手她的生意。当然,家里希望结婚是因为生意,所以这个家里的孩子生下来就没有自己的选择。陈阳考了当地的公务员,他以优异的成绩顺利进入面试。当他急于与冉冉分享他的喜悦时,他得知工作已经完成,这是他们两人都不能拒绝的命令。

陈阳不知道这种跨越大半个中国的爱会经历什么,但他也不知道。犹豫地,在面试的那天,杨晨藏起了他的准考证,和他一起哭了。他只是坐在电脑前,一条一条的看招聘新闻,单位地点无一例外的选在扬州。

毕业的那个夏天,青春洋溢的悲伤充斥了整个六月,所有人都哭着拥抱着,倾诉着此生再也遇不到的痛苦。只有陈阳不同于冉冉。拉着冉的手,踏上了南行的列车。陈阳看着它,开心地笑了,但是没有人知道他是愿意快乐还是除了爱别无选择。简而言之,火车把他们两个一起带到了南方。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除了朋友圈的互动,我们很少听到两个人的消息,两个人在同一帧的次数越来越少。扬州大概永远是桃柳绿,扬州的水也是会养人的。陈阳似乎胖了一些,但是巨大的工作压力让他变老了。

陈阳和冉冉分手的消息是在他们旅行的第三年,但不清楚他们什么时候分手的。当时,陈阳匆匆忙忙地去上班,两头奔波了三天,过了很久,她才听到她说的消息。当我们突然意识到,然后仔细算了一下,大概两个人已经分手很久了。陈阳没有说原因,但是如果他不说,我们大概就明白了。两个人之间存在巨大的经济差距。即使你不介意,也不代表你父母不介意。

陈阳竭尽全力给冉冉最完美的爱情,但这种纯粹脱离经济的爱情只能在校园里实现。离开校园大门后,爱情只能靠家庭背景。陈阳的工作关系还在扬州,但他被调回扬州分公司才半年。毕竟疯一辈子就够了。我们总以为自己在爱情上的拼死努力会感动全世界,但我们不知道,最后感动的只有自己。而自己是爱情中最微不足道的存在。

作者:林朗

  • 评论列表 (0)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