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的婚期定在明年4月。这是一段美好的时光,也是她和林飞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但已经过去了很多年。

林飞最后求婚,这个求婚来的太久,阿木经历了爱情,分手了;长到阿木,等待无数午夜梦回;时间太长了,阿木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罐啤酒.幸运的是,林飞终于求婚了。

阿穆和林飞是在大学认识的。当时,林飞篮球打得很好,经常引起许多小女孩为之欢呼,但阿穆不属于其中之一。

大学四年后,虽然他们在同一个系,但阿木和林飞并没有太多的交集。只有到了期末被表扬的时候,他们才会一起上台,互相捧着厚厚的奖学金证书,互相问候,面带微笑。

如果没有交集,就不会留下爱的痕迹,反而会深深的种下爱的种子发芽。

4月20日,芳菲筋疲力尽,林飞回来晚了,正好碰上阿木,阿木也从图书馆回来晚了。熙熙攘攘的餐馆腾不出另一张餐桌。然后,拼一桌!慕点头微笑着答应了。

林飞通常很少说话,一顿饭,两个人,而且出奇的安静。

时间不早了。林飞说他会送阿穆回去,路过池塘。一朵桃花不知从哪里飘来,落在阿木的鬓角。林飞伸出手帮她摘下桃花。他的手落在桃花上,眼睛却落在阿木身上。

当时4月,作为系里数一数二的学霸,阿木和林飞都在年底开始准备考研。

穆和的专业不同,但或多或少还是有联系的。在图书馆的角落里,有一对美丽的明星和戴月的形象,但他们的学业很重,从来没有提起过爱情。

西北边塞,虽人道苦,却是两个人的共同心愿。申请表上写的“新疆”二字,格外苍劲有力,不仅是边塞的荒凉,更是毅力和同行的力量。

又到了四月的春天,拟录取的消息从远方网络的另一端传来。阿木找到了林飞,得知他也被录取了。两个人很兴奋之类的。两个没有太多积蓄的人,跑了很远的路,吃到了一道正宗的重庆火锅,这是阿木在准备考研期间记得的最美味的食物。林飞仍然记得这件事。

那天,林飞喝了一点酒,半醉但没有醉。除了面前的美食,阿穆还期待林飞在她喝醉时拉着她的手向她坦白。她等了一整夜,直到林飞把她送到宿舍楼下,但她还是等不及了。

9月,两个人在新疆重逢,新的校园,新的朋友,新的学习,新的环境……一切都是新鲜的,只有身边的人和以前一样。看到他在这里,阿木并不感到孤独。

林飞再次捡起篮球,仍然有一群年轻女孩在篮球场周围欢呼。阿木偶尔会去,每次去林飞都是陪阿木在场外。即使什么都不说,他也觉得时间很安静,岁月很安全。

阿木周围开始出现乞丐,宿舍的窗台上堆满了带蝴蝶结的礼盒。Amu会发好友,但只对一个人可见。她想让林飞知道她想让林飞变得勇敢。她甚至等着林飞说“你喜欢吗”,然后不假思索地告诉他“我喜欢”。她幻想着无数个等待林飞来表白的场景,但就像那天晚上,她等着午夜钟声响起,却一无所获。

求婚者向阿木表白的那天,阿木似乎喝醉了,然后接受了那束玫瑰花,这被认为是一种承诺。

林飞知道这个消息,隐隐祝你幸福,便没有下文。

没有感情的爱情永远是死的。穆无非是生的气,惩罚自己没有勇气。

短暂的恋爱就这样白结束了,阿木开始准备毕业。这一次,没有林飞和她讨论下一步去哪里,未来很长,因为害怕只有一个人会独自行走。我不知道穆林费在忙什么。他可能在办招聘会。林飞既有才华又长得好看,他的作品不应该差。犹豫了一下,阿木意外收到了国外喜欢的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权衡了很久,她点开了好久没联系的林飞。

提起要对他说什么,我无意中收到林飞的消息,说她想请她吃饭,重庆火锅。

在火锅店,林飞大声告诉阿木,他刚刚收到一家最喜欢的企业的邀请。从那时起,他林飞可以负担阿穆。凭借他所有的财富和高薪工作,他最终向阿木坦白了。

left;">阿沐记得,那天她是哭着跑上街,拦了一辆出租车回去,留下不知所措的林飞。四月的新疆,还有着冬日的寒凉,林飞丢了魂似的走在街上,沿着阿沐走的方向,用心地追。

阿沐从书架里取下了那张录取通知书,抱着它哭了一天一夜,手机关机,就这样把自己反锁在屋子里。林飞在阿沐的楼下等,他望着那块玻璃出神,仿佛能看到屋子里的阿沐,但是他却看不到阿沐在想些什么。

终于,等到了阿沐出来,肿了的眼睛更显楚楚动人,只可惜,新疆没有桃花。

阿沐答应了林飞的表白,两个人毕业回了家乡,阿沐回到了他们的母校任教,林飞置办了好了一切家当,然后和阿沐求婚。

家乡的风比新疆柔一些,桃花飞尽,林飞选了一条桃花坠的项链送给阿沐,他说一切都应该有一个美丽的结局,桃花为媒,这份陈酿了八年之久的琼浆,终于有了醉人的醇香。

是啊,连桃花都帮忙见证着这对终成眷属的有情人,唯独不知道的,是被阿沐撕碎的丢在垃圾桶里的那页录取通知。

作者 | 尘宴 林浪

  • 评论列表 (0)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