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我刚满33岁,洛杉矶的杨小姐给我发消息:亲爱的,我有宝宝了。

这是我们期待已久的结果。

我和杨小姐是大学同学。我还记得那一年,我18岁,办完入学手续就进了宿舍。她穿着白裙子站在窗边的床上,笑着说:你好!

而不是被离家很远的父母送去上学的小姑,一直在给我讲见到杨老师的第一印象:第一眼就是大美人,以后肯定大有前途。

果然,杨老师不仅漂亮,而且是一个励志的人物。她毕业后在香港学的是科学新闻学,之后和男友新加坡共事四年。之后,他们一起去了美国。她发现这个科目不适合自己就业。当我们都结婚生子后,她在美国又修了一个学位:会计。现在,她在美国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担任审计师。

孩子,一直不在杨小姐的计划之内。

杨小姐在新加坡的时候,工作不稳定,不敢考虑要孩子。去美国后,还没办绿卡,暂时不生孩子;

拿到绿卡后,四大每天忙得像陀螺,没时间生孩子。

02

和杨老师相比,我的另一个同学张佳更固执。

刚毕业的张佳,年轻好胜,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努力向上爬。他可以自动加班到十点没人打鸡血的时候。周末直接用来出差,他自嘲:反正我没事干。

经过三年的努力,张取得了很大的成功,独立培养了团队。

毕业第四年,某财富500强公司抛出橄榄枝:工资翻倍,在强烈的利诱下,张佳辞职,向新雇主申请半个月假期,趁机和男友出去浪漫。

就是这半个月的浪漫假期出了问题.

假期结束后,张佳按约定时间来到了新单位。高档的写字楼,时尚的白领,熙熙攘攘的市区,都给了她对未来无限的憧憬,期待的生活在向自己招手。

这时,张嘉收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不,与其说她高兴,不如说她惊讶。她怀孕了!

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男朋友很开心:“我们应该结婚了。”

“新单位还没有站住脚。不知道房子在哪,用什么结婚?”张甲居然哭了起来。

别说张佳,就连她身边比她能力强的人也面临着生孩子和尴尬事业的故事。

03

张家的前老板,职场魔鬼王杰,成功杀死了回家生孩子的对手丁杰。

王姐和丁洁一起进的公司。两人都是才貌出众,晋升为总裁秘书,分别对应集团两大工业部门。几年后,他们的表现不相上下。于是,当总统办公室主任的位置空出来后,两个人就偷偷开始竞争。

丁洁比王姐更有优势。她毕业于西北大学新闻系,做过很多漂亮的案例。她留着短发,既能干又英俊,在工作中快刀斩乱麻。她小小的身体感觉随时会爆发出巨大的能量,她随风而走。

偏偏丁杰在这个关键时期怀孕了。丁杰选择了孩子。她告诉总统:“我只休一个月的假,绝不会耽误事情。”集团发展迅速,谁也等不到谁。

所以明显不如丁杰的王姐升职了。

丁洁休完产假回来,自然不愿意住在王姐身后。所以丁杰向总裁申请调到新成立的审查办公室,这个部门不太可能再升职。但是,这和事业部总经理是一个级别的。按行政级别来说,并不比王姐差。最可怕的是,它可以把所有部门都装在审计的关键节点上。

04

因为以前的敌意和旧的仇恨,这种关系

张家负责公司的OA新闻发布。为了统一管理,制定了新闻发布管理制度。如果要发布整个集团的任何管理系统,审查办公室必须进行类似听证的程序。

因此,从提交申请到正式会议,张嘉到评审办公室的行程不下十次。每次都要遇到各种各样的缺点。每次进门,张佳都要鼓励自己:“没什么,没什么,就几个白眼睛,好多肉。”

然而,进门之后,乌云压顶,气氛一片。每次武汉的辣妹张佳时刻想爆炸,她都要忍着,一直陪着她笑:“你看这个稿还有什么要修改的。如果可以,你可以看看我们是否会尽快参加会议。通过我们的发布后,各业务部门都在等待最新的规定进行培训!”

“我们丁姐还没见过呢。以后再通知你。”对方慢慢回答。

就这样,张家活成了夹心饼干,过了一个多月,过程才结束。会后两个部门还是互掐。看似平静的会议现场暗流涌动,两个优雅的女人用为公司思考的口号,消耗着每个员工的精力.

r/>

05

张佳正是受不了这种内耗,才辞职加盟了新公司。面试时,她也曾信誓旦旦:“近几年没有结婚、生孩子打算,为工作全力以赴。”这不是赤裸裸的打脸问题,这会直接影响她的职业生涯,甚至会直接导致她丢了这份工作。


一咬牙,张佳做出了决定。有那么一会,她甚至觉得选择孩子就意味着自己不思进取,走进手术室的那一瞬间,居然还有种英勇就义的错觉。


手术后需要休养,张佳将实情告知了公司。新东家非常人性化,答应推迟入职时间,并在她休养期间安排两位女同事过来探望,当月工资在张姐没有上一天班的情况下,如数发放。


张佳对此非常感激,她问同事:“你说,我当时如果有点私心,不告诉集团自己怀孕了,直接上班到生孩子,会不会就孩子与工作都保住了呢?”


“当然不会!”同事不假思索地回答了她。


06

我前面曾讲过,毕业后就被上司套路了。之后,在那段不断跳槽的日子,我也有过和张佳一样的经历:在刚要入职的时候,我就发现自己怀孕了。


只是,我选择了做妈妈。


一方面,本来那几年,我对自己的状态就不满意,所以,对工作看得不那么重要,加上对我来说,跳槽跳成了惯性。另一方面,我自恃优秀,并不觉得辞了这家就找不到更好的下家。


所以,在要签合同的前一天,我坦白地跟领导说明了情况,对方回复:考虑到你的身体情况,我们建议你安心养胎,期待后期我们还会有合作的机会。


于是,我做起了全职妈妈。面对我的选择,远在米国的杨小姐和在上海的张小姐嗤之以鼻,恨铁不成钢地不搭理我了。


和我截然相反的是,张佳成为了十足的工作狂。因为新东家的示好,以及在请长假还能拿全薪这件事上,张佳一直觉得有愧于新东家。加之薪水可观,入职后,她更是拼命,整个成了一空中飞人。周一到周五自不必说,周五上午,她会从单位出发到机场,下午飞到集团分公司,利用周末时间进行培训和业务指导,周一上午飞回来,中午直接去单位上班。


07

因为卖命,张佳非常受上司赏识。一开始,她还很享受这种状态,自我感觉非常良好,觉得自己完全就一职场精英,在单位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各种支持不在话下。


然而,渐渐地,张佳发现自己不知道从何时起,害怕坐飞机了。一上飞机就习惯性呕吐,那种感觉像怀孕的感觉非常近似。


当时,她们部门主推的项目,刚刚起步,需要频繁飞往各分公司培训及现场指导,而全国分公司有30多家,整个部门人员近一月的周末基本在月初都被排满了,张佳更不例外。


为了这个大项目,公司对该部门的女员工进行了周密计划,其中包括女同志们的怀孕问题——怀孕请排队!


让张佳啼笑皆非的是,因为她最能干最受倚重,她的孕期被排在了最后一名——5年后。


08

那一次,张佳感觉到了深深的悲哀。


连轴转的高强度工作,已经让她的身体严重透支了。在一次出差时,她直接晕倒在飞机上,差点丢了命。


坐不了飞机,就做不了业务,张佳被调到了服务部门做主管,收入和待遇还不错,但和过去的风光无二相比,已是天上地下。


这样的对比,张佳接受不了,当老公因为工作变动调回武汉时,她辞职回了武汉。


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好不容易爬上的位子,闪着金光的单位招牌多少人求之不得。


张佳苦笑着告诉我:后来,她在集团OA发现有个计划生育假,那个带薪假是公司的制度,是属于她的权利,并不是因为她是个人才才专享的。她真不应该感恩戴德,那么拼命的。我问她,这是不是她离职的原因。她摇摇头说:不是,我也说不清为什么。


回武汉后,张佳一直觉得对不住那个孩子,觉得孩子在某个平行的时空等着自己。所以,她没有再去工作,安心备胎。三年后的同一天,她生下了一个男孩,孩子呱呱坠地的时候,她哭了,又笑了。


09

现在的张佳最爱拉着我,分享孩子的点点滴滴。


米国的杨小姐也加入了这个行列,她发来视频,一改往日职场精英模样,眼神里满是爱意,整个人都柔软了很多。


晚上十点,视频那端的洛杉矶开始了一天的忙碌,杨小姐告诉我,每天忙忙碌碌地生活,被裹挟着前行,从来不敢放慢脚步,是这孩子,让她停了下来。


我却在做了四年全职妈妈后,重新踏入了职场。


“你先走,我再过两年就杀回来!”张佳鼓励我说。


我居然没有一丝惧怕,就此开始了我的新职场生活。恩,感觉还不错,我开始相信,做了妈妈的人,在职场中有一股天然的力量。我想,这是张佳悟到的道理。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她的职场退败,其实是赢了呢!


怀孕!生娃?升职?职场女性很多都会面临这样的两难选择,是遵从自己内心,还是不得已往前冲,职场女性的尴尬。

作者:刁小蛮

  • 评论列表 (0)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