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雨

启航手赚网 16 0

01

在贾春雨唯一的童年记忆中,六岁是一个分水岭。

六岁之前,春雨的父母只有一个女儿。家里虽然不富裕,但也足够弥补物质上的不足。

我六岁的时候,哥哥出生后一切都变了。

爸爸妈妈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弟弟身上。在偏远的农村,重男轻女的思想已经很严重了。

春雨的父母越来越不好了。

春雨成了家里的佣人,给弟弟洗尿布,陪弟弟玩,下地干活,在家做饭.

父母有点不高兴,不是玩就是骂人;哥哥不开心,简直是灾难。

邻居大妈看着春雨风尘仆仆的样子不禁叹了口气:“这个姑娘,你爸妈刚把你从城里带回来的时候,白白像个娃娃,生了儿子就不想要姑娘了……”

余纯的父母婚后去了很远的地方工作,在那里他们生下了余纯。春雨两岁才带她回来。

02

习惯了苦日子,就不会觉得苦。

就这样,年复一年,春雨慢慢过去了。

更何况放学后,还有很多快乐的时光。春雨聪明好学,成绩遥遥领先,深得老师们的青睐。

那些年,春雨如饥似渴地吸收着知识,听着老师说,如果她将来考上大学,就能走出农村,过上好日子。

然而,初中毕业前,春雨被迫辍学。

爸爸说:“为什么女生读那么多书?还不打算结婚!”

春雨哭着求着,却无济于事。爸爸狠狠地打了她一顿,把春雨的书都撕了。

两年后,春雨十六岁,和家乡的几个小姐姐出去打工。

我每个月领工资,留一点生活费,剩下的都送回家,攒着给我哥结婚。

地方越穷,彩礼越高。很多父母一生的追求就是嫁给儿子,传宗接代。

03

年轻,没文化,没技术,春雨去了小厂,作坊,街边餐馆。

又脏又累,工资又低,很多漂亮的打工女孩背叛自己的,被圈养的情况并不少见。

一起出来的姐妹们甚至还劝春雨:“你这么年轻,这么漂亮,这么水灵,赚不到轻松的钱,你努力,你傻吗?”

春雨也遇到过一个人,趁机抹油,摸摸,或者说几句脏话,甚至明码标价。

当初农村姑娘的羞涩懦弱,让春雨苦不减,哭不减。

但她总是坚守自己的底线,苦尽甘来,却过着干净踏实的生活,挺好的。

等我攒够钱给哥哥,我就找个靠谱的男人嫁了,日子也就到头了。

就这样,三年过去了,瘦弱的春雨长成了一个丰满圆润的姑娘。

在底层摸索了几年,学会了观察自己说的话,也锻炼了自己的勇气和品味,所以遇到麻烦的时候也不那么害怕了。

04

有了工作经验之后,今年夏天,春雨应聘了一家比较大的酒店服务员的工作。

这家酒店周围都是写字楼,白领来吃饭。

环境干净优雅,不同于春雨前那些污水横流,油烟弥漫的小餐馆。

工资比以前多了500,春雨很珍惜这份工作。

初夏的一个晚上,春雨给客人上菜,无意间抬头。我看见一个人盯着角落前面的桌子。

春雨的目光飘过,男人面面相觑。

很年轻,戴着一副眼镜,白白净净,温文尔雅,不像任何一个严肃的人。

迎着春雨的目光,男人怔了怔,垂下头开始吃饭。

过了一会儿,春雨发现男人放下筷子,又看了她一眼。

冷眼一看,对面坐着一个眉清目秀的女孩。

从两个人的举动来看,应该是情侣。

春雨皱了皱眉,什么人?女朋友就在对面,还敢盯着服务员。

05

晚班后,春雨刚离开酒店,就听到有人说:“姑娘,你下班了吗?”

晚上十点,门口没几个人,春雨肯定这句话是对她说的。

环顾四周,我看到坐在最下面一级台阶上吃饭时一直在偷看他的那个人。

看姿势,明明在等她。

春雨干脆停下脚步,目光冷冷地看着走过来的男人,准备抢白他几句。

反正下班后他已经不是她的客人了,没必要对他客气。

男人走过来,看着春雨,和蔼地说:“别怕,我对你没有任何意义,我只是看到你长得像我.一个亲戚,感觉很好。”

这是一句常用来搭讪男女的套话,但是男人很真诚,有点不好意思,春雨居然信了。

所以,她笑了。

男人说:“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家.放心吧,我就是想和你聊聊。”

春雨没说话,走下台阶,沿着马路走。男人追了几步才追到她。

他一边自我介绍,一边不停地说着这个说着那个,好像是在和警察核对自己的户口。

10分钟的路程,春雨知道这个人叫陈一鸣,24岁,大学毕业,在附近工作。

在春雨居住的地方,陈一鸣告别了春雨,道了晚安,转身离去。

春雨看了他半天的背影。

06

从那以后,陈一鸣几乎每天都来春雨的餐馆,有时一个人,有时和他的女朋友一起。

春雨不忙的时候互相问候,春雨忙的时候安安静静吃饭,就像普通食客一样。

我经常在春雨里下班后等她送她回来,但我从来不做错事。

就这样?

样慢慢熟悉了,聊的内容也越来越多,陈一鸣跟春雨讲他大学时候的事,以及现在工作中的烦恼和八卦。

春雨听得很是向往,那是她想而不得的另一个世界。

至于春雨自己,除了偏远山区的老家、爸爸妈妈弟弟、饭店,似乎没什么可说的。

有一天晚上,陈一鸣突然问春雨:“你爸爸妈妈...对你好吗?”

春雨凄然一笑,没有回答,那是她不愿意提及的伤口。

过了会儿,他说:“给我讲讲你小时候的事儿?农村应该很好玩儿吧?”

于是,春雨就讲了,六岁前清澈无忧的时光,六岁后,短暂快乐的求学生涯,以及后来看不到尽头的苦日子。

陈一鸣听着,没说话,长长地叹了口气。

07

转眼,半个月过去了,春雨开始习惯每天晚班后,陈一鸣陪着她,慢慢走回去。

这诺大的城市,灯红酒绿,却永远不属于春雨这样的打工妹。

而有个男人,在劳累一天后的夜晚,陪她走一段路,跟她说说话。

对春雨来说,是弥足珍贵的温暖。

她没有太多的奢望,甚至不知道陈一鸣的来意,或许真的像他说的,只是看见她觉得亲切而已。

可是有一天晚上,他们俩肩并肩走过树影斑驳的街头。路灯下,站着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姑娘,愤怒地看着他们。

是陈一鸣的女朋友何青青。

那一瞬间,春雨想到的不是解释,而是有些难过。难过这一点点的小温暖,也要荡然无存了。

女孩走过来,盯着陈一鸣的眼睛:“你和她好上了?是吗?”

陈一鸣摇摇头。

女孩突然发作了,歇斯底里地喊:“那你告诉我你什么意思?喜欢半夜当护花使者是吧?”

陈一鸣说:“我会给你一个解释的!”

女孩冷笑着说:“不需要了,我们分手吧!”

在她转身离去的一瞬,陈一鸣拉住了她的胳膊:“姗姗,你别闹了,春雨...我怀疑她是我妹妹,被我弄丢的妹妹...”

话没说完,他突然捂住脸,蹲了下来。

女孩和春雨面面相觑,一时都惊呆了。

08

陈一鸣的妹妹,叫陈一菲。

十七年前一个夏天的中午,陈一鸣带着刚满两岁的妹妹,去小区门口的超市买雪糕。

他进去的时候,妹妹在门口玩。而等他买完东西出来,妹妹不见了。

陈一鸣顿时傻眼了,像疯了一般奔走呼告、四处寻找。

正午火辣辣的阳光下,这个七岁的孩子,哭得像个泪人般。

看到每一个路人,都冲上去问:“看见我妹妹了吗?”

很快地,爸爸妈妈得知消息赶过来,发动了所有的亲朋好友,却没能找着。

那个粉嘟嘟可爱的小姑娘,就这样离开了陈一鸣的世界。

妹妹成了陈一鸣一家难以愈合的殇,这么多年,妈妈始终郁郁寡欢,经常抱着妹妹的照片,默默垂泪,一看就是两三个小时。

而爸爸,在长达几年的时间里,只要听到一点有希望的消息,就立马启程去寻找女儿。

一年年过去,一次次希望,一次次失望。

却也一直没有绝望,在陈一鸣成长过程中,习惯推算妹妹的年龄,观察和她同龄的女孩子。

他总觉得,妹妹就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总有一天他们还会重逢。

大学毕业后,他来到另一个城市工作。很偶然的一天,从外地出差回来,女朋友约他吃饭。

走进这家以前也来过的饭店,一眼就看到正端着盘子上菜的春雨。

这姑娘和妈妈年轻时候的照片,简直一模一样。

09

听完陈一鸣的讲述,春雨彻底傻了。

会是真的吗?她原本有另外一个家,有视她为瑰宝的爸爸妈妈和哥哥?

陈一鸣站起来,定定地看着春雨:“因为不敢肯定,我只能先接近你慢慢了解。这段时间,我越来越觉得,你就是我妹妹...”

他有些哽咽了,把头扭向一边。

一直默默听着的女孩走过来,拉着春雨的手说:“对不起...误会你了,你和一鸣去做个鉴定吧,万一真的是她妹妹...叔叔阿姨这些年,过得太苦了。”

春雨点点头,说:“好的,我去。”

第二天,春雨和陈一鸣一起,去医院做了亲缘关系DNA鉴定。

结果出来那天,拿着报告的陈一鸣,只看了一眼,便全身颤抖。转过身,抱住春雨,哭出了声。

春雨,确实是陈一鸣的一母同胞的亲妹妹。

10

那年,人贩子把春雨拐走后,辗转卖给一对外来打工的夫妇。

这对夫妇结婚三年,女的始终没能怀上孩子,去医院检查,说是身体有病,很难怀孕。

于是,他们就从人贩子手里买了年仅两岁的春雨,坐上返乡的列车。

对乡邻称他们在外面生的孩子,也没人怀疑。

结果,春雨六岁那年,养母居然怀孕了,而且生了个男孩。

买来的女儿,和亲生的儿子对比,亲疏远近立显。

人性的丑恶和凉薄,让春雨,沦为那个家庭的工具。

泪流满面的春雨,也紧紧抱住了陈一鸣,这是她的哥哥,这么多年一直念着她寻找她的哥哥。

她恨人贩子,也恨养父母,她原本可以拥有截然不同的人生,是他们,剥夺了她幸福的权利,还把把苦难、劳累、歧视,强加给了她。

把无尽的思念和伤痛,留给了那些爱她的亲人。

可是这一刻,她又多么庆幸,虽然历经艰辛,但她最终坚守了一些东西。

因此,在重逢的这天,站在哥哥面前的,虽然卑微贫穷,却还是个干干净净的陈一菲。


后记:

远在另一个城市的爸爸妈妈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赶来,一家人终于团圆。

然后,春雨报了警,毁了别人人生的人,自会受到法律的严惩。

愿这个姑娘,苦难过后,在爸爸妈妈和哥哥的疼爱下,能够弥补之前受过的伤。

从今以后,被这个世界温柔相待。

作者:左左的异想国

首图插画:喵喵夏

  • 评论列表 (0)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