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美国失去了我的房子

启航手赚网 14 0

当梁媛在网上看到一个纽约州的华裔美国人突然被告知他买的房子欠自来水公司70万美元的水费,直到两年后才被发现时,她突然意识到自己身上发生的所有美好的事情都不傻。

一个

2017年3月25日,我正在家里打扫卫生,突然一个急促的门铃响了。房客彭的声音颤抖着喊道:“梁姐姐,快开门!”什么事这么急?我赶紧离开正在做的事情,小跑着过去开门。

门一开,我就吓傻了:彭后面,还有三个荷枪实弹的警察!

我原本内向胆小。来到美国后,我过着小心翼翼的生活。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战斗。一名中国警察给我看了一份英文文件,说:“这是一份房屋封闭令。你的财产已被拍卖并出售给第三方。现在房子不属于你了。根据房屋封闭令的规定,请在两个月内搬迁。”

怎么回事?中国警察没有解释,拿出一系列通知,用残破的中文一个一个念出来。我大概明白我被自来水厂起诉了,法院拍卖了我的房子,但我根本不知道!

出其不意!我兴奋地和警察争论。彭赶紧把我拉进屋,叫我不要激动。我在哪里冷静下来的?我从彭手里挣脱出来,冲向警察,问他们为什么我的私人财产被莫名其妙地卖掉了。

没想到,另外两个美国警察直接掏出枪指着我,大喊:“不许动,不然我开枪了。”(别动,不然我开枪了。)"

我吓得举起双手,再也不敢动了。

我叫梁源,70后福建人。我有一个比我大七岁的哥哥。大哥是当校长长大的。大学毕业后,他进入了一家外贸公司,遇到了一个美国女孩。他们很快坠入爱河。大一的时候,大哥结婚了,去了美国新泽西。

我从小就很笨,不喜欢学习。高中毕业后,我进入了镇上的一家艺术加工厂。我工资不低,离家近。我每天都过得很开心。大哥总是担心我:“你没学历没技术。虽然现在工资不低,但不是长久之计。”

我还年轻,对未来没有概念。但是大哥给我做了安排:“等我归化了,我就移民到你们亲戚家,来美国过更好的生活。”

真的是大哥。他真的帮我提交了亲属移民申请。然而,申请F4家庭移民(兄弟姐妹)的时间太长(通常超过10年),我已经忘记了。

2001年,我和同事宋青山相爱并结婚,第二年我们生下了儿子陶涛。

儿子出生后,宋青山升职了,成了我们厂一个车间的负责人。他还利用人脉把我调到一个相对悠闲的位置。05年儿子上幼儿园的时候,我们也在县城买了房子,日子渐渐正式起来。但就在这时,我大哥打电话给我,告诉我,我亲戚的移民申请被批准了。

因为搁置太久,我都没跟宋青山提过。这一次,宋青山很不高兴:“你要去美国,我该拿我儿子怎么办?”我们这边很多人去美国工作,但是谁不脱几层皮来换取看似光鲜的日子呢?更何况我话不多,也不懂英语。我放弃了安逸的日子,一个人去美国旅行,不敢去想。

老大哥给我们分析了利弊:“你来美国工作肯定比在中国挣得多,你的孩子还能在美国读书。多少人等不及了!见世面前怕狼怕虎。”大哥说的有道理。

我和宋青山一致认为中国的基础教育好,让我们的儿子在中国读完初中,打好基础再去美国读高中。到时候我应该也能在美国站稳脚跟。

2006年底,我和大哥去了新泽西。

2

当我到达美国时,我完全失明了。我不会说英语。我甚至不能出去。在大哥家住了几天,发现嫂子对我不是很热情。大哥说美国人那么独立,喜欢

我想找份工作,尽快搬出去。不久之后,我拿到了绿卡,开始找工作。但是新泽西的产业结构很发达,做外贸的我哥嫂这样的人在这里也能自得其乐,我却几乎活不下去。

我不想在办公楼里打扫卫生。作为一个接待员,我的英语只够跟人打招呼。去工厂做流水线。新泽西的工厂不仅需要熟练的工作。

最后大哥联系了在纽约唐人街开中餐馆的老乡。老乡很热情,带我租房子,让我在他的餐厅当服务员,一周450块钱工资,每个月放两天假。我租的小单间月租400块。算完账,每个月换成人民币可以省很多钱。

宋青山每次打电话都告诉我,女人嘛,在别人的地盘上,千万不要闹事,不要随便跟人说话,注意安全。我知道他的想法。一方面,我想到我的安全。另一方面,我又怕自己学着甩了他。

其实在中餐馆,我要洗碗,要打扫,每天忙得像陀螺一样。而且我胆小,和周围人接触少。

纽约的冬天非常冷。我的手浸在水里,已经冻疮一层又一层。宋青山跟我QQ视频,见我这么辛苦,心疼的让我回去。我不同意。在唐人街呆了快一年,发现有人攒钱买房。

我悄悄算了一下。这里的房价换算成人民币好像很贵,但是我赚的是美元,花的是美元。贷款买房和国内买房没有区别。我跟宋青山说,我想在这里买房。宋青山惊呆了。拿起计算器算了一下,笑着说:“感觉没那么难。”

自从我设定了在美国买房的目标后,我就一直精力充沛。

2008年初,唐人街的一家水果店招店员,工资比在餐厅打工高。我鼓起极大的勇气,结结巴巴地向中国老板推荐自己。为了让他招我,我赶紧去帮他搬箱子。因为缺少人手,老板最终被录用了

我。我每个月又能多存点钱了。

那年,因为有大批广东和福建的人搬过来买房,房价一下炒了起来,就连贷款利息也开始上涨。我开始慌了,这两年下来,我只攒了3万美金。加上家里的存款,也才6万美金。

我工资不高,吃穿住行一开销,猴年马月才能买房。我想跳槽,涨工资。还没等我找到下家呢,老板就招了男工,将我炒了。在大哥的帮助下,我在一家物流公司安顿下来。

说是公司,其实就三个人,老板娘、我和另外一个同事。公司主要是为华人采购奶粉保健品等,顺便帮忙寄回国内。我的工作美其名曰“整理员”,其实啥都得做,因为要搬运货物,薪水有3200美金,还包吃,每月能攒下2000多美金。


3

2009年,房价又涨了一轮。我再也坐不住了。大哥也赞同我买房。他建议我在华人聚集的高档小区购房,虽然房价、地税、利息高,但上下班、孩子上学、交友都便利,进进出出的绝大多数是福建人和广东人,比较适合我和宋青山。而且华人爱买房,这地区的华人聚集,涨幅可观,几年后转手,就能一套换两套。

听大哥一说,我就脑补了暴富的大戏。但宋青山不同意:“你给我看的房子,都要五六十万美金,就算能借到首付,一个月近2000美金的贷款,也很难还上啊。”

但我想到了“以租养贷”。我所在的区,一房一厅能租到900美金,而我的房租也涨到了600美金。买房后,我的租金省了,还能收入租金900美金,起初肯定辛苦,但能换来一套自己的房,值得。

宋青山被我说服了。我们拿出所有积蓄,找大哥借了几万美金,宋青山想办法凑了一笔,一共凑了20万美金。大哥帮我找了一家华人中介公司处理买房事宜。

最终,我们首付19万美金,购买了一套两层带院子的房子,每月还贷1800多美金。

美国的房子一般都带着装修出售,拿到房子后我就搬了进去。搬进新家的那天,我和儿子、宋青山视频了一整天,不停地在屋子里转来转去,带着他们看前院,看后院,讨论着哪里种什么花,什么地方摆哪些家具。

随后,我找了中介公司,发放招租信息,只租给华人,这样比较好沟通。半个月后,福建老乡彭继明住了进来。他从事建筑行业,收入高,面善,人也体面。

我和彭继明的交集并不太多,楼下是出租屋,楼上我自住,我们偶尔碰面了会打个招呼,只有彭继明来找我交房租水电费,我们才会寒暄几句。

2009年年底,我收到水厂寄来的一张水费单,上面显示,这三个月的水费是四千多美金。这怎么可能?我急忙跑下楼找到彭继明,让他帮忙看看水费单。彭继明也很诧异:“会不会是水表坏了?”

我们赶紧找了水厂的服务电话打过去,咨询了一个华人客服,客服说会派个师傅过来帮我们检查水表。隔天一早,水厂的师傅就过来检查了。奇怪的是,一番检查下来,水厂师傅叽里呱啦说了一大通,我就听懂一句:“No problem.”

我英语蹩脚,对方又不懂中文,两个人鸡同鸭讲。最后,水厂师傅检查完毕,直接走人,不论我问什么,都回答“不知道”。无奈之下,我给大哥打电话,问怎么办。

大哥说:“美国这边,每个州的法律都不同,我长年住在新泽西,不清楚你们那边的状况。你最好找个律师去咨询处理。”可我哪里认识律师呀?我急得不行。四千多美金是我两个月的房贷,可不能平白无故就交了。

“我最近也很忙,走不开。要不你先打电话去政府热线,提出水费争议,看能不能解决。”根据大哥的建议,2010年1月,我通过政府热线,向当地政府提出水费争议。可我不善言辞,英语又菜,根本没法沟通。我心急如焚又无计可施。

不过是水费而已,我不处理,大不了就停个水。在国内,好多人都故意不交物业费水费,房子还不是照样住。我打算先拖着,到时候工作人员上门来要钱再说。

提出水费争议后一个月,水没停;第二个月,水依然没停。到第三个月,水费单到了后,数额无异常。这么长时间,水厂也没打电话找我,我想,可能是上次的数据弄错了。为保险起见,我想当然地在缴纳水费的账户缴纳了两份,补交了上个季度的。处理完后,我也安心了。


4

2010年第四季度,我在信箱发现水费催缴单,催我交拖欠的4000美金水费和滞纳金。我的账户明明是正常的,而且已经补缴了一次水费,为什么还催我缴纳4000多美金?

为了早点还清外债,我每天累得像狗,根本没心力管这些琐事,我就拖着,水厂总会派人解决的。

春节回老家,在大城市打拼的同学们吐槽,他们的工资赶不上房价的上涨,哪像我,赚着美金就把纽约的房子买了。面对赞誉,我晕头转向,水费争议之类的问题,早就被我抛诸脑后。

2011年6月,我再次收到水费催缴单。我既慌张又恼火。我说不了英语,水厂又不派人来,这事儿不就只能僵持在这儿?没办法,我赶紧给大哥打了电话。

大哥一听:“坏了!向政府提起水费争议的前提是,你得先缴纳欠费。我以为你已经交钱了,当时正在忙,忘了提醒你!这些事很繁琐的,我们一般都交律师处理。”

那天回到家,我翻出中文报纸,还真看到一则律所的广告,他们号称专门为华人服务,可以解决华人在美的任何纠纷。第二天,我就请假照着地址找去了。

推开律所大门,一个年轻的华人男青年就笑着走过来,用一口流利的中文说道:“我叫Doe,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你?”我随口应了一句。

这家律所很不起眼,甚至有些破旧,靠谱吗?Doe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笑着说:“我们这家律师行,已经做了很久啦,一直没空重新装修,你知道的,律师都很忙。”我没接话,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你就是律师吗?”

Doe做了肯定的回答。我抬眼看了看他,西装笔挺,精神饱满,看着还不错。这家律所并不大,每个人都各司其职,有条不紊地工作着。看来,这家律所应该靠谱。

我将遇到的情况告诉了Doe,他说:“政府一般都不会主动帮你解决这些问题的。在美国,华人经常受歧视,或者因为语言不通,总是会遇到各种麻烦。在这方面,我们经验很足。”

Doe的这番话,简直说到我心里去了。我赶紧让他帮我,还付了1700美金。回到家,我才想起来没有和Doe签合同,Doe也没有给我收据。我给Doe打电话,他说:“我们是私人律师行,不是政府机构下的律师行,没那么多繁杂的手续。”

我一想,也有道理,在国内,我们也经常为了少跑手续而找私人关系。更何况,我再继续请假,老板娘会炒掉我的。

律师请了,钱花了,我也放心了。每当累得快要撑不下去时,我就打开手机看看房价,所有的疲惫都一扫而空。好几次,我不顾时差,打电话给沉睡中的宋青山说:“老公,房价又涨了!等房价再涨一波,我们不仅能还清房贷和外债,结余的钱足够付两套房子的首付了。一套以租养贷,一套我们自己住。我们这是要变有钱人了!”

半夜被吵醒的老公大骂我神经病,骂完了又贱兮兮地问:“咱们这是真的要发了?”

对,这套房子,将彻底改变我们一家三口的命运!


5

水费争议的问题交给律师后,我就一门心思赚钱,攒钱。不久,我又收到水费催缴单,我打电话给Doe询问事情的进展。Doe说材料已经提交,目前在等排期。他还向我吐槽:“美国政府的工作效率低,全世界闻名。你在美国这几年,应该深有体会。”这倒是真的。

几个月后,我在信箱发现一些跟以往不同的信件,赶紧掏出手机用翻译软件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翻译。大意是,我再不缴纳欠下的水费,就把我房子卖掉。

在国内,没有房产证,房子就没法买卖。房子在我手上,谁能卖掉我的房?水费问题我已经交给专业律师去处理了,他们有什么理由卖我的房?我想起宋青山跟我讲过国内的一些诈骗案例,有骗子打着机关单位的名头行骗,还说这类诈骗美国也有,让我小心。我以为,这些信件也是诈骗,便置之不理。

起初,我也有些忐忑。可后来,我的生活也并没有异常,也没再收到催缴水费的信件。我想,应该是Doe帮我解决了问题。

我一个胆怯的中国妇女,在一个语言不通、备受歧视的国度,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想打工赚钱。一直到这天,法警上门封屋。

根据法警的解释,我这套房子的法拍价格是70万美金,扣除水费以及滞纳金后,将会有67万美金在近期返还到我的银行账户,让我注意账户资金的变动。

我这套房子,市价最少100万美金啊!因为4000美金的水费,我的第二套房不仅没有了指望,还了银行的贷款后,剩下的钱根本无法支付周边地区房子的首付了!而且,我已经给儿子和宋青山提交了移民申请,顺利的话,他们明年就要来美国。

捅了这么大个娄子,我胆战心惊,不敢将情况告诉大哥和宋青山,赶紧打电话给Doe,但电话打不通。我又急又怕,可放眼唐人街,居然没人可以商量,可以求助。最后,我实在没办法,决定当面去找Doe。

一路上,我都担心那家律所还在不在,Doe还在不在。庆幸的是,Doe还在。我立马冲上去大声质问我的水费纠纷解决的如何。Doe的回答依旧是正在排期。

我激动得喊了起来:“还排什么期啊,我的房子都被法拍了,法警上门封屋了!”Doe马上说:“你的房子被封了,那当务之急就不是水费问题了,是要赶紧把房子赎回来啊!”

房子能赎回来?我喜出望外。Doe说,根据纽约州法律,法拍的房子的买主是秘密,但他有人脉,能查出是谁买了我的房子,他能帮我重新将房子以略高于法拍的价格买回来。走投无路,一心只想保住的房子的我,病急乱投医,听信了Doe的话,鬼使神差地交了1万美金给Doe,让他帮我赎回房子。


6

自出事后,彭继明就搬走了。我每天寝食难安,上班也精神恍惚,好几次写错了寄件信息,幸好老板娘及时发现。虽然没有酿成大错,但工资也被扣了大半。

宋青山看出我的异常,在他的追问之下,我终于扛不住压力,将实情告诉了他。果然,他气得破口大骂:“你真是又蠢又怂,连个房子都守不住!”长时间的精神压抑,加上宋青山的责备,我情绪崩溃,大哭着和宋青山吵了一架。

很快,大哥也知道了。大哥马上赶来找我,带我去了另一家律所。接待我们的是一位姓刘的律师。刘律师查询了我的房子信息后,神色凝重地说:“你这房子,在2011年8月,纽约市政府就将房产留置权出售给了第三方公司,2012年9月,留置权人开始拍卖你的房产。2015年,房产被公开拍卖,所得价格70万美金。”

我听得很糊涂:“我这房子早就被公开拍卖了?”

刘律师说:“是的,政府每年都会通过向第三方公司出售税务留置权用来追缴被屋主拖欠的各种费用。在2011年年中,水厂已经把你告了,纽约市政府对你的房产设了留置权。你的房屋欠了水费和滞纳金,政府有优先权用你的房产来偿还债务,所以对你的房产进行了法拍。”

“纽约州法拍房屋一般需时三年。在此期间,产权人若能知道是什么问题的话,可以采取相应措施保护自己的权益。通常,启动法拍是在法庭进行,你应该会收到法院的信件。如果你没有做出反应,法院判你输,房子会被拍卖。屋主一直不搬离的话,法庭会强制封屋。”

律师的话,令我窒息。

我确实在信箱里看到过法院寄过来的信件,但我一直以为,那是诈骗,根本就没打开看过!可我还是不解,房子被拍卖两年了,也没见买主来要房子。

刘律师进一步跟我解释:“一般法拍的房子,新屋主不会提前干预,因为被法拍的房子一般都有纠纷,旧屋主不会情愿的。刚才我们也说了,购买法拍房的人,他们的信息会被保密,就是怕旧屋主知道了惹上麻烦。所以,他们一般会等政府处理好,再去收房子。”

想着自己在美国吃尽苦头,好不容易有了家,就因为自己的胆怯、愚蠢,一朝回到解放前。我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大哥一向脾气好,可这会儿也是悲哀地问我:“你为什么不问我?!我就算不懂纽约州的情况,我也可以帮你问人啊!”我哭着说:“想着你平时那么忙,我也在美国这么久了,总不能天天烦你……”

见我痛哭流涕的样子,大哥也不忍心,只是一个劲儿叹气。我猛然想起,Doe说可以赎回房子,便赶紧让刘律师想办法。

“有的州有赎回期,在法拍期间还清债务、利息和其他费用就可以赎回房子,但纽约州没有赎回期,更何况,你的房子已经被卖了。”刘律师无奈地对我说。

刘律师的话,像一记闷棍,将我打得晕头转向。我是被Doe骗了吗?刘律师同情地点了点头。大哥看着我,欲言又止。

我愤恨地说:“我要告Doe欺诈,让他赔偿损失!刘律师,你一定要帮我。”刘律师听闻后,问我是否有跟Doe签署协议,或者有没有收据。

那一刻,我恨不得一刀宰了自己,想着他与我都是身在异国他乡的中国人,我根本没有与他签协议,也没有要收据!刘律师遗憾地告诉我:“那么你几乎没有胜算。”

大哥终于爆发,指责道:“你从小就没脑子,活了大半辈子了还这么糊涂!遇到麻烦了多问一句能累死你吗?”我从头凉到脚,颤抖着说:“为了早点还债,我天天加班,脑袋都是麻木的。几次是想打电话问你,结果一转头就忘记了……我一直以为,水费就是个小问题,大不了等水厂的人找上门来再处理也不迟……”

面对既成的事实,我不得不重新租房,搬离了我用血汗钱买来的大房子。那4000多美金的水费,到现在不仅没搞清楚原因,如今房子也成了别人的了!我躺在出租屋里,以泪洗面。

出事后,我就没有再在视频里让儿子看我种的花,养的狗。机灵的他,很快发现了问题。我哭着告诉儿子,我们在美国的家,因为我的愚蠢,没有了。儿子天真地说:“妈妈,我可以住小一点的房子。”

儿子的话,刺痛了我的心。我痛定思痛,对儿子说:“淘淘,你一定要好好读书,要有文化有见识,才能保护自己的权利。”

尽管大哥和宋青山劝我往前看,但我心里还憋着一口气。我请刘律师作为代理律师,帮我控告Doe欺诈,并赔偿损失。结果不出所料,由于证据不足,我败诉了,但我不后悔。

2018年,我所在地区的房价又涨了,再买房,我们恐怕真的承担不起。每当此时,我都在视频里向宋青山忏悔。宋青山安慰我说:“我们就租房子住,等我们一家三口团聚了,再一起努力。”

我和宋青山商量好,我们吃了没有文化、不懂法律的亏,就算吃再多苦,也要让儿子接受好的教育。房子,有生之年,总会有的。

作者 | 林婼妍 公司职员

编辑 | 阿篱 真实故事在线

推荐阅读:

家里有矿,却活得步步惊心

  • 评论列表 (0)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