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你有没有这种感觉。一年中成就感最强的时候就是站在新年伊始,回头翻一翻前一年写的新年愿望,发现虽然很难,但是一个个都完成了。

甚至有一些你认为你做不到的。

记得去年年底的一篇文章留言里,很多女生和我分享了她们在现在这个年纪面临的一些困难,以及她们做出的选择:

举个例子,一个25岁的女生说朋友在交往或者准备结婚,但是工作两年坚持要考研;还有一个做了三年全职妈妈的女生,选择了白手起家创业.

一位读者说的话特别打动我。她说:“多给自己点时间看看外面的世界。我觉得我的人生永远是25岁。”

我觉得对于我们一直追求的“好”生活的评价标准可能不仅仅是你是否经济独立,精神富裕,还有你是否有更多的选择;

大到你选择了什么样的职业,选择了什么样的爱人,小到你今天在床头放了什么样的灯,涂了什么颜色的口红……任何人生都不应该被框住。

我在十字路口采访了几个女生,听听她们的选择,放弃。

@ 11岁| 25岁| HR

“你们这么般配,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这是我前几年听到最多的一句话。

我和他是大学同学,他们家是本地人,毕业后都在广州生活工作。

身边的朋友都深信我们要结婚了。每次见面都要抢。我们还跟他开玩笑说男生要主动。恋爱三年,我们很清楚,差不多是进入下一个阶段的时候了,但是他从来没有提过,只是他父母着急。

去年10月的一个晚上,他们请我在家吃饭,他妈妈迟迟不开口。“十一,你结婚后可以放心在家准备怀孕,趁着我和你叔叔还小,可以帮你带孩子。”

我几乎下意识地回答,“但是我有工作要做……”

“阿姨真把你当女儿,疼你。不管怎样,你的工作.挣不了多少钱。不如在家休息。”

我愣住了,不知道说什么,而他在旁边,一句话也没帮我说。

我忍着气在回来的车上问他,“所以你家已经默认了,我们结婚后我就不用工作了,对吧?”

“还是总觉得我做这个工作没关系?”

“我爸妈其实是对的,”他一边开车一边淡淡地说。“你以后有家的感觉不好吗?”

我不敢相信这是一个和我相恋三年的人。我以为一个很了解我的人会说些什么。

分手了,没有挽回的余地。

“他真是个好孩子。如果你放弃了,你就再也不会遇到这种事了。”

这是我后来听到最多的一句话。

但我不后悔。

@小迪| 24岁|研究生在读

我是那种被扔到人群里也不会注意到的女生。她留着长长的黑发,戴着黑框眼镜,习惯了素颜,喜欢低着头走路。

从附属幼儿园读到大学,读了博士再留在大学教书。这是我父母给我的人生规划,他们都是大学老师。他们希望我遵守规则,宁愿不那么优秀也不要“出人头地”。

这也是我总觉得自己不是处处都好的原因,从外表到成就再到能力。即使别人说“你有个好主意”“你今天真可爱”,我也会很尴尬,觉得他们只是在安慰我。

去年年底,我满怀热情的报名了一个演讲比赛,只是因为对题目感兴趣。——是关于出身家庭的。其实做完申请就后悔了。我就是这么不善言辞,性格内向,准备期的每一天都是极其痛苦的。

比赛当天,舍友给我卷头发,强迫我戴隐形眼镜,还邀请了我的表演专业朋友给我整妆。

那天我演的比我想象的好,我自己在台上哭,隐约看见台下的同学在擦眼泪。

后来室友给我看了她拍的我拿奖杯的照片。那一刻我认真的觉得真的很美。

@楠楠| 26岁|自由摄影师

过去的这一年是我26年中最叛逆的一年。

我辞掉了父母眼中稳定系统的工作,开了自己的摄影工作室——。当然,除了几个亲密的朋友,没有人看好我。

我妈气得扬言要和我分手,我只好搬出家和朋友住在一起。

一个人跑去看合适的房子,敲定后自己画设计图,去建材市场看材料,找熟人找施工师傅做修改。武汉夏天太热,挤了一天地铁公交车汗流浃背,在城里来来回回,一个人拎着架子上楼,膝盖都在流血。

交了一大笔押金和月租,买了设备和布景,余额所剩无几。一天下午,我坐在刚粉刷完墙的画室里,吃着冷外卖,累得直接睡着了。

好在下半年画室开张后,就开始有了第一批客人。

现在工作室里有三个人。我,来帮忙的朋友,很幸运的在附近的大学招了一个实习妹子。

大年三十的时候,我们在画室挂了星灯,一边煮火锅一边喝酒。

那天有点醉,拿着杯子发呆的问自己,以后会好吗?

会吗?

采访完这些女生,我会发现,选择或“做出改变”的过程真的很难。

它要求我们突破一些标签,抛弃一些固定的思维,甚至放弃一些别人认为理所当然的东西。

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是,一个朋友去年有了一份更好的工作

机会跟上司提离职,本来以为会很难开口,但是上司回复她的是“你还年轻,这个选择很正常”。

最不该给自己设限的应该是我们自己吧。

作者:曲玮玮

推荐阅读:

高学历的赵小姐,做了全职妈妈

哈佛46%的新生是超级富二代:相比美国平民,我们还握有逆袭入场券

  • 评论列表 (0)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