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一点 毁掉你的生活

启航手赚网 14 0

赵书一生救了两个人。他第一次折断了右臂,第二次直接献出了生命。

一个

我叫孟娟。我1995年出生在陕西平原一个偏远的农村家庭。2017年12月,大四校园招聘季,我接到一家不错的公司的录用通知。我兴奋地给妈妈打电话,告诉她我找到工作了。

在我妈妈告诉我要努力工作后,她告诉我赵书几天前已经离开了。这是她多年来第一次主动告诉我赵书的消息,一开口就是死亡。

鼻子酸酸的,好像看见赵姨夫站在村口被一群孩子追。他手里拿着破碗,刷着破袖子,毫无恶意地炮轰着孩子们:去吧,去吧.

赵叔叔的名字叫赵彭海,村里家家户户都知道他。近年来,他一直住在村头废弃的牛棚里,靠近村里最繁荣的市场。

在我们家乡,集市叫做“去开会”。通常,“去开会”的日子是每周一或周五,比如1号、5号、11号和15号.每次有“见面”日,男女老少都会去最后一集买一些必需品。

因为农村生活没那么方便,有些东西不能及时买到,要等到市场上才能看到琳琅满目的商品。

有些阿姨会把蔬菜卖到市场补贴家用。这种蔬菜在市场上很受欢迎。虽然种类不多,卖的也不好,但是一看就是自产自销。它非常新鲜,非常受欢迎,每捆50美分。一般早上来,下午一两点就能卖完。

父母一直在集集做小规模的蔬菜零售生意,集集也是村里最有活力的地方。每次还是凌晨三四点,这个地方就开始热闹起来。早聚的,买早饭的,叫卖砍价的……各种声音都很热闹。

一般人在九、十点忙的时候就开始干农活,这个地方慢慢就会安静下来。这时,赵叔叔会准时出现在我的摊位前,我妈妈会把放在架子下面的黑色塑料袋递给他。不用说,我也知道袋子里装的是买菜的人剥下来的鲜叶。

赵叔叔总是左手拿着包,谢过妈妈,一瘸一拐地走了。

赵叔叔没有工作。除了每天捡垃圾,他还通过帮助村民做家务来挣一点食物。例如,他帮助王妈一家卖早餐,帮助李殊一家卖杂货,摆摊,这样他们就可以自己挣早餐和简单的午餐。当季节变化时,村民们会把旧衣服打包送到牛棚。当他们遇到村里要结婚的人时,赵灿叔叔混合了一点蛋糕和糖果。

其实赵姨夫并没有偶尔发疯的烦恼。据说他很早就失去了父母,由祖母抚养,祖母在他小学毕业后去世,他很小就成了孤儿。

赵书那时才十几岁,没有头脑,没有力气,也找不到工作。当年物质相对匮乏,各家都不是很富裕,只能偶尔可怜可怜他,赵姨夫也经常饱餐一顿。

镇上有个师傅看出了他的聪明,就留下他当修车学徒,没工资。虽然师傅有时候很严厉,经常打骂,但赵姨夫毫无怨言,终于有了谋生的地方。对于总是吃不饱饭的他,他很感激。

赵书本可以学会谋生的技能,但他却断了右臂,走上了自己的路,因为他在成为学徒一年前就救人了。

2

赵叔叔救的是我。

听我妈说,当时的社会治安不如现在,陆羽抢劫之类的事情时有发生,根本无从防范。当时我妈带我去镇上看望不到3岁的亲戚。在回村子的路上,她遇到了一个她永远不会忘记的噩梦。

冬天,夜来得快,路上来往的人也不多。妈妈抱着我,加快了脚步。突然,一个人影出现在她旁边的玉米地里,站在她对面。一个长着长鼻子和猴子脸的陌生男人。

那人伸手就要把睡在妈妈怀里的我抢走。我妈下意识的抱住我转身就跑,匆忙摔倒在地上。那个男人和他的母亲在打架,想把我带走。在这个紧要关头,她看到赵书回到了村子里,撕开喉咙,绝望地喊着“救命”。

赵书文听到这话,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抓住那人的腿,张开嘴要咬那人的腿。男人此刻吃痛,真正看着他们的拳头打在赵书身上。

十几岁的赵书不知道他来自哪里。他抓住那个人,让他把匕首刺进自己的右臂.

这张图长大了,我妈在家跟我说,我去她家玩的时候隔壁阿姨家跟我说,村里卖冰棍的老奶奶也跟我说——。大家都知道赵叔叔是我的救命恩人。

这样,赵书只有一只左臂,他的断腿可以治愈。但赵姨夫得知医药费后,偷偷离开诊所,以至于后来走路都瘸了。

为了表彰赵书的勇敢,村长特地邀请村里受教育程度最高的人给他写了一份奖状。

赵书用左手把证书贴在他祖母留下的老房子的大厅中央。

赵叔叔成了残疾人,他不能修车。师傅没说清楚,赵姨夫却不好意思在师傅家免费吃喝,回村送别师傅。

为了报答他的救命之恩,父亲曾经请人找关系,安排赵书去村里的小学看大门,照顾伙食和生活,一个月300元,每天只需要登记进出的人的信息。

赵书非常感谢他,以至于他以极大的热情进入这个职位,并在一个月内被解雇。开除的原因是让一个残疾人参观大门,真的影响了学校的形象。

后来我们才知道,那个看大门的新来的人是学校老师的亲戚。

获得300元赔偿的赵书欲哭无泪。毕竟那时候家家都不好过,没人会愿意养一个只吃不贡献的废人。

村子里什么都没有

能赚钱的事情可做,赵叔听取别人的建议,决定到外面闯荡闯荡。


3

谁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做了什么,只知道他赚到了钱。

2007年开春的时候,赵叔很是风光的回到了村里,用仅剩的左手牵着一位长相秀丽的姑娘。经过我们这群疯赶打闹的半大孩子身边时,给我们发了一堆大白兔奶糖。

那姑娘画着淡淡的妆,穿着白色的羽绒大衣,一双高跟鞋走起路来,哒哒哒的,仿佛那就是大城市里时髦前卫的声音,大家只觉得她漂亮极了。我们一群小屁孩跟在后面起哄。

村民们纷纷调侃赵叔,有一位直接问:“在哪遇到这么漂亮的小姑娘,人家也能看上你啊?”

赵叔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憨笑着说:“缘分让我遇到的,那是我的福气,哈哈哈。”

小姑娘不自觉地红了脸,害羞地躲在赵叔身后,一只手拉了拉赵叔的衣服,催着他赶紧走。

“大家后天到家里来喝喜酒啊!”赵叔嘹亮的嗓门听着愉悦极了。

“要结婚了,恭喜恭喜啊!”

“赵叔,好好对人家姑娘啊!”

……

正当我一心准备去赵叔家吃糖的时候,在他结婚的前一天,新娘子的“娘家人”来了,两女三男进了门就说是礼金钱不够,做什么也不能让闺女嫁给残疾人,不仅带走了所谓的“新娘子”,更是将赵叔多年来的积蓄洗劫一空。

家里被翻得一片狼藉,赵叔受了刺激,坐在门槛上,一言不发,眼睛眨也不眨地发着愣,地上散落着还没来得及打扫的烟灰。前来看热闹的都不忍心了,忍不住地劝导他。

“小赵,去找她吧,最起码把钱拿回来!”

“是啊,毕竟十多年的血汗,说没就没了!”

“媳妇没了,还可以再找!”

“说不定对方就是为了来骗婚的,听说很多地方都发生过这样的事!”

……

好好的一桩喜事,被人糟蹋的不成样子。赵叔应该是真的喜欢那个叫小凤的姑娘,我放学经过他家门口时,看到以前从来不沾酒的赵叔将自己灌得酩酊大醉,嘴里还嘟囔着小凤的名字,不停地叨叨着自己没用。

偶尔路过的人总是一边说着“作孽”,一边把赵叔扶进屋里,然而他第二天醒了之后,又继续找酒喝,时间久了,村里人都见怪不怪。

只是赵叔受了刺激后,脑子也不正常了。时而清醒时而疯癫,大家也自觉地慢慢远离这个村里的“疯子”。赵叔糊涂的时候会跑到别人家门口大喊大叫的要个馒头,遇到在背后指点他的,他还会对着人家呲牙一笑,然后跑开。

但我一直觉得赵叔没疯,因为他看见上学的我们,还是会弯着眼睛,嘴角上扬地跟我们打招呼。

无依无靠又没有劳动力的赵叔,在村子里过起了一边捡破烂,一边被人救济的生活。我上初中后住校,母亲为我准备吃食时,总会多备一份,让我在经过赵叔家门口时,拿给他。

没想到,时间一长,特别是随着我的长大,母亲和我的这些报答,却渐渐成了村里人们说闲话的谈资。更有好事的人,在背后指点着已上高一的我说,当年如果不是因为我,赵叔就不会变成这般境地,我是合该嫁给赵叔,以报救命之恩的。

听到这些闲言碎语,母亲很是愤怒,开始要求我尽量不要靠近赵叔。我不听,想着毕竟他对我有救命之恩,我还是会偷偷给他送点吃的过去。


4

村里关于我的流言蜚语越来越多后,母亲对赵叔在原本的客气中多了一份嫌怨,总让我少跟赵叔来往,并且对我好一通抱怨,逢人便说自己的闺女傻透了,吃里扒外的把自家东西往要饭的那里搬,更何况还是个傻子……

我总是辩解说:“赵叔才不是傻子呢,他分得清好坏。”

没想到,此话说了没多久,赵叔就犯了一次病。

那天是个周末,我跟同村的姑娘去镇上玩,回得比较晚。从镇上到村子的路两边都是庄稼地,还有一些人在地里穿着褂子,一手挎着用竹条编的笼,一手在摘棉花,路上也只有零星的几个人。

我们远远地就看到赵叔在路那边张牙舞爪的大喊,时不时的还趴在路中间,用头死命地磕着地面,嘴里哇哇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我知道赵叔又开始犯糊涂了。以往这种情况下,我们都会对赵叔敬而远之,生怕他胡乱发疯。可是去往村子的路只有一条,避无可避,我俩又急着回家,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走。

我远远地观察着赵叔,他就在前面的路上摇摇晃晃的叫嚷着,快要走近的时候,我故意躲避着他的眼神,但还是被他发现了。看到我们后,他眼前一亮,迅速地向我们两个冲了过来。

我警惕地叫了一声:“赵叔……”

哪知冲过来的赵叔用左手一把拉住我,趁我不注意,反手就将我扣在了怀里,胳膊还死死地锁着我的脖子。一股难闻的馊味扑面而来,加上脖子被勒住,我的脸被憋得通红,胃里翻江倒海。

我整个人都吓傻了,赵叔嘴里一边嘟囔着“馒头,吃馒头”,一边不停地往我身上蹭,还不停地在我身上闻来闻去。

我一边叫着赵叔,一边试图让他放开我,哪知道赵叔的手劲出奇的大,收的越来越紧。

看到没有一点效果,我开始害怕了,使劲用鞋跟踩赵叔的脚,两只手也不停地掰着赵叔的胳膊。可是赵叔就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一样,只知道哇哇大叫,嘴里还不停地喊着:“我要馒头……”

跟我同行的姑娘整个人都蒙了,她这才反应了过来,赶紧上前试图拽开赵叔的胳膊,但是根本近不了身,然后赶紧跑去叫人。

觉察到不对劲的人开始往这边聚拢,一个染着黄头发的混混骑着自行车吹着口哨就到了跟前,“哎呦,疯子也知道吃馒头啊,你手前面不就是……啧啧啧……”

在地里干活的人听到动静,朝这边看了一眼后,立马放下手里的东西就跑了过来。

赵叔犯病不是第一次,但却是第一次伤人。更多的人围了过来,除了放学的学生,路过的陌生人,还有村子里干活的一些熟悉面孔。

人群骚动起来,两个年轻的小伙子上前一个扯着赵叔的胳膊,另一个抱住赵叔的身子,女人的叫骂声,男人的拳脚声,整个场面混乱不堪,乱成一团。

自此以后,“赵叔找小娟吃馒头”的流言被传成各种版本,我不再给赵叔送吃食,路上再遇到赵叔,也是避而远之……至于他对我的救命之恩,我也绝口不再提,且谁提,我跟谁急。

那年暑假的一天,我正在家休息,突然听到外面人声鼎沸,声音里还夹杂着说要母亲去找赵叔算账的话语。我赶紧起床,用最快的速度混进了看热闹的人群中。

只见母亲站在赵叔的面前,怒红着脸,而父亲则被一群人架着不让他上前,他的表情也是恶狠狠的。我看到父母两人这样的架势,没敢上前去。此时的赵叔蹲在地上,低着头,捡着散落一地的钞票……

人群中的王婆在那八卦着:“前几天几个姑婆在一起衲鞋的时候,有人在小娟妈面前说了几句难听话,她想到最近的流言,气不打一处来,所以一大早就跟她男人到这里来找疯子扯皮。”

母亲叉着腰,嘴上反复地叫骂着:“真是低贱,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配得上我们小娟吗?”

“这些年我们送你的吃的、用的,早就将救命之恩还够了,我们家不欠你什么了。”

“你整天装疯卖傻,谁知道你还抱着什么心思?”

说罢,她更是恶狠狠地说:“赶紧捡完这些钱就滚,这2000块钱就当我买你胳膊了,以后不要再来纠缠我家小娟……”

面对这些指责,赵叔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蹲在地上,低头捡着一张一张的钞票。我真想冲进去说,赵叔只是肚子饿了,并没有对我怎么样。可我最终还是认怂,因为我一旦开口,我的这些话不知又会被人传成啥样。那些不堪入耳的闲言碎语,还真不是我所能招架的了的。最后,我默默地从人群最后面退了出来。


5

经母亲那么一闹,大家看赵叔的眼光就多了些别的内容,嫌弃,鄙视……大概他们都已经忘了赵叔以前的见义勇为,只觉得他碍眼。

这种情况随着我外出念大学后,才有所好转。只是我没想到的是,当我在回家的路上,偶遇赵叔时,我发现不到四十的他,看着就像六旬老人。他留着一头脏乱的披肩长发,杂乱的胡子里闪现着大概是几天前吃过的干饭粒,走起路来一瘸一拐得更厉害了。

赵叔看到我,依然递过来一副笑脸。我赶紧低头走了过去,余光中,看到他仰头喝下了别人丢掉的半瓶饮料。

许是老村长看到赵叔过得如此凄惨,动了恻隐之心,四处托人联系上了赵叔在邻镇的姑姑,看能不能想办法帮一下他,结果却引狼入室。

据母亲说,这位姑姑第二天带着她的两个儿子,直接霸占了赵叔奶奶留给赵叔唯一的房子,他们把赵叔的破烂全扔了出去,还不许他进门。赵叔就这样失去了最后一处避难所。

杀猪的邻居王叔实在看不下去了,但又没权利多管闲事,就把自家在村口的牛棚腾了出来,给了赵叔栖身。

自从赵叔住到了村口,不知他是不是以为自己重新做回了看门人,反正总会有人看到他有事没事就在村子里到处溜达,捡捡垃圾,遇到不平事或者偷鸡摸狗的也从不吝啬地吼上一嗓子。以前这家丢了羊,那家孩子又被人打了的情况一下子少了很多。

“唉,还别说,上次有人跑我们院子里偷谷,还是疯子喊了一嗓子提醒来的。”母亲在对我说起这些的时候,心底还是有些欠疚的,毕竟赵叔救过我一命。而我自从经历那次“馒头事件”后,也不敢再对他有任何好脸色。

时过境迁,原本稀薄的人情也就慢慢地散淡了。

事实上,村里对赵叔这样的困难户,也会有一定的补助。只是赵叔时而清晰时而糊涂,压根没怎么过过几天好日子。

没想到,如今连命也给丢了。

母亲告诉我,12月月初那天,一辆拉着石子的卡车经过村口的时候爆了胎,下雨天路面打滑,整个车子侧翻,一车的石子全部倒了下来。

轮胎爆炸的时候,赵叔为了推开身边的一个小伙,来不及躲避,被压在了石堆下,等到救护车赶到的时候,人已经奄奄一息。还没送到医院,赵叔就去世了,被救的小伙只是受了轻微的擦伤……

卡车造成了人员伤亡,肇事方肯定是要赔偿的。但了解到赵叔没有直系亲属,对方想着拿两万块钱了事。

不知道是谁把赵叔救人出事的事情,告诉了他的姑姑一家。当天,赵叔的两个表弟就过来跟肇事的公司谈判,张口就向对方要20万。

公司这边的负责人当然不同意,那两个表弟闹着说要拉着赵叔的尸体让人看看,这个公司如何草菅人命……

双方交涉了三四天,最后终于愉快地达成了赔偿10万块钱的协议。

被救的小伙为了感谢赵叔的救命之恩,特意为赵叔办了一次葬礼,我从学校赶回去送他最后一程。看得出来,小伙用了心,他买的是最贵的棺材,还为赵叔花钱在村里选了一块风水宝地。

赵叔下葬的那天,小伙哭得格外上心,他的父母也特地从外地赶回来为赵叔上了一支香……

下葬的那天,也是赵叔此生最为光彩的时刻。

2018年春节回家过年时,母亲给了我一个包裹,里面的东西显而易见,是当年父母给赵叔的2000块钱,都好几年了,东西保存的十分完好。

即便是赵叔过得最困苦的那些年,他都没有动过里面的一分钱,2000块钱的钞票没有多重,但拿在手里却沉甸甸的,我的心里也不免有一些沉重。

母亲说,赵叔在奄奄一息的时候,把这个包裹交给了她,并告诉她:“救人是应该的,换了谁都一样,这笔钱自己拿着亏心。”

望着眼前这个脏兮兮却平平整整的小包裹,我眼前又闪现了赵叔被大家唾弃的模样,是那样的沉默而无助。我却始终没有勇气站出来为他辩白,如果当年没有救我,他就不会失去胳膊,如果不是因为我,他就不会被大家嫌怨。

最终,我什么都没做。

作者 | 孟娟 公司职员

编辑 | 小徐 真实故事在线

推荐阅读:

为救人,我成了背锅侠

  • 评论列表 (0)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