帆船手赚网鲍晓最初住在广州,他的大多数同学和朋友也在广州。这次趁着过年放假,交了好久不见的朋友出来吃饭聊天。经过这次聊天,我才知道每个人都要面对多少蛀虫.

让我们来谈谈陈骁,鲍晓的第一个朋友,他在大学里一起做了一笔小生意。现在鲍晓是半个同事,也是金融行业的工作者,在银行做贷款业务。

在大排档,两碗砂锅粥掉进肚子里。陈骁说,去年,他终于通过工作和副业赚了一些钱。在深圳,除了每月1W左右的开销,还剩下18W。

这样一年收入少了30W。即使在一线城市,也很少有人有这个水平。

鲍晓记得他工作的月收入大概是1.5W左右,副业好像每个月给他贡献了将近1W块钱。

心里一盘算,急忙问他,你小子做了什么,不带你小宝哥去赚钱?

陈骁不慌不忙地说,没什么,这只是一场资本游戏。(听起来很高)

作为贷款业务,陈骁自然知道一些方法,他向几家银行申请了一些贷款。利率不高,年化率5.5%左右。

然后,通过一家小额贷款公司,拿着借来的钱做一些短期业务。

比如哪个水果批发商急需一笔钱进货,周转一两个月,然后退了就退货款。

高风险高回报,单月息就高达5%,年化率60%。陈骁从中赚取利息差额。

他说去年高峰期外面飘着40W。

鲍晓听后倒吸了一口凉气。就像用刀舔血一样。如果借款人的企业倒闭,无力还钱,就要替他向银行还钱。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陈骁就说这就像吸毒一样,一碰就停不下来。说点好听吉祥的。

我.

第二个朋友小胖也很糟糕。元旦那天,有一出“好戏”要和后妈争夺家产,比知道有没有更精彩。

小胖上小学时,父母离异。当时,小胖的父亲答应照顾好小胖,以便与小胖的母亲争夺监护权,并说当小胖成年后,他会把小胖母亲出钱买的房子给他。

但是时代变了,事情也变了。小胖刚上初中,在他主管一家国企的时候,父亲给他找了个后妈,然后生了个弟弟。

最近,继母多次鼓励小胖的父亲在小胖母亲留下的房子里加上她的名字。(目前房子名字叫小胖爸爸)

看到母亲留下的婚房有危险,小胖提前从老家回到广州,带鲍晓商量对策,换锁,装监控。

直到现在,鲍晓才明白为什么小胖在高中时不想在周末呆在家里。他要么带鲍晓去图书馆写作业,要么早早回宿舍。

没有母亲的孩子就像草。好像他们在家被欺负了很多年。

第三个朋友小曾也是鲍晓高中的同学。每年我们都会约另一个朋友放烟花。这次见面,只让我知道了什么是“隐形穷人”。

小曾是一个女孩,她的家在广州。去年她家刚买了一辆丰田SUV。

通常,鲍晓会在她的朋友圈看到她,要么喝着精致的下午茶,要么欣赏着艺术展览,更不用说她有多舒服了。

两天前,在和烟花聊天后,我意识到虽然小曾在她的朋友圈里看起来又聪明又漂亮,但她已经工作了几年,手里没有积蓄。

信用卡还有1万或2万期没有还清。去年喝酒蹦迪都被刷掉了,更别说还过一次了。按月分期付款压力很大。

此外,她还欠平安代理一万多元。去年,小曾的母亲让她和一直为她家人服务的代理朋友一起买保险。

由于当时手头没有钱,我请我的代理人代为办理

当鲍晓听说这是一种安全的产品时,她的心怦怦直跳,急忙问她买了什么产品。

小曾支支吾吾了很久,没有说为什么。他说生病就有钱交,一年交一万多,保证两三十万或者一百万。细节不清楚,保单还在代理手里。

鲍晓认为“20-30万元”应该是指她的重疾保险的保额,“100万元”应该是额外的住院保险。她想帮她做一个政策分析,看看这个政策怎么样。

小曾说,算了吧。我从我妈妈和朋友那里买的。我相信她不会坑她.

众所周知,鲍晓已经看到太多的经纪人不愿意为了演出而放过自己的亲人。

打着亲戚或者朋友的旗号,不管对方需要什么,都会推分红保险、万能保险,佣金特别高。

被提升的人因为善良而不好意思多问。好像多问两句就说明他不信任他,被道德适当绑架了。

照这样下去,“看不见的穷人”小曾将不得不暂时戴上这顶帽子。

当然,在鲍晓看来,小曾的问题不难解决。简单来说,分为三个步骤:

第一,要把之前买的乱七八糟的保单分析清楚,留有用的,退贵不实用的,坚决不浪费钱。

第二,迅速停止使用信用卡。

小曾是一个挥霍无度的人,她的信用卡就像一个吸血鬼。她花了也不心疼,退了也还不起。

如果你控制不好,她每一次月光都想着怎么还信用卡就够了。

三是暂停车辆使用。汽车是负债,是消耗品,对于某些人来说会减缓财富的增长。

小曾在公司做HR,广州公交发达,对车没有特别强烈的需求。

对小曾来说,开车而不是走路仍然有点奢侈和累赘,因为它还没有开始经济上的发展。

鲍晓相信,如果她以后能做到这三件事,她很快就会看到财务结果。

/p>

唉,回来不到半个月,小宝就发现身边朋友的各种财务问题。

想想这些都不到30岁的朋友,此时此刻所做的决定,对未来产生的各种影响。

借钱放高利贷的小陈,小宝不相信能一直这么平平稳稳地赚利息差,万一在他意识到风险之前翻了车,年纪轻轻就要背上十几甚至几十万的负债,以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

跟后妈争房产的小庞,如果这次“起义”失败,后面就得自己攒钱买婚房了。

凭现在的收入情况,在房价不涨的情况下,大概还得攒上10年才能攒够首付,然后再跟老婆一起还房贷,生活质量大大降低。

而陷入财务泥沼的小曾,本该无忧无虑,但如果继续这么毫不节制地月光、分期下去,别说阶级跨越了,这辈子不往下掉就算不错了。

反观自己,小宝非常庆幸自己走了理财这条路,不仅能把自己的财务打理得井井有条,还能把自己的生活用经济学思维给理顺。

再有10年,应该能跟同龄人拉开一段不小的距离吧。

2019年的长跑比赛正式开始了,真心建议大家也花点时间梳理一下自己的财务,看看有没有类似小宝朋友的情况。

高风险的不要,拖后腿的不要,轻装上阵,早日实现自己的小目标。

作者:荔枝保(ID:lgbaoxian)

推荐阅读:

金字塔底层的人暴富靠什么

我50万的年薪天花板,是我太太设定的

  • 评论列表 (0)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