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巢爷爷引发人命

启航手赚网 18 0

爷爷总是孤身一人,做错了事甚至丢了性命。

一个

我叫邓,我出生在四川省西部的一个小镇上。父亲是镇上的小干部,母亲在家附近开了一家店。

还有一个阿姨在镇中心小学当老师,叔叔是同事。

我奶奶在我爸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我爷爷一个人把我爸我妈养大也不容易。

我们孙辈的几个孩子,除了姑姑还在上高中的小儿子,都考上了大学,给爷爷一个长脸,让他在全镇有威望,到处被人夸。

我还记得小时候,每年夏天,我都会躺在藤下的长椅上,用蒲扇摇着,听爷爷喃喃自语着往事;冬天,我会聚集在火边烤一些红薯。被爷爷讲的熊奶奶的故事吓得躲在角落里。

每当这种情况发生时,爷爷都会开心地笑,并在最后严肃地对我说:“瑞奇,你是个男人,但你不能是个懦夫。”

爷爷对姑姑的堂弟总是很宽容很疼爱,但是对我的孙子和堂弟就有点苛刻了。他一直教育我和我表妹,男生要有阳刚之气,要顶天立地,要有担当。我们将是未来家庭的支柱。

这些年来,我一直遵循祖父的教导,牢记自己的责任。对我来说,父亲就是天空,支撑着全家;爷爷是太阳,照亮了整个家。

日子一天天过去,家里的生活条件越来越好。我们可以在电视上看动画片,学习更多爷爷不知道的精彩故事。渐渐地,我们把爷爷身边的身影移到了电视机前。

后来随着学习越来越吃力,我们兄弟姐妹陆续从一个镇走到另一个县城,再到其他地方考上大学,绕着爷爷的身影越走越远。

大二的春节,回家看到爷爷在家里忙碌的身影,但无论怎么打电话,都得不到他的回应。

这时候我才知道爷爷的耳朵有问题,不大声跟他说话他是听不见的。

爷爷耳朵不好后变得安静了。如果没有人主动找他聊天,他从早到晚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爸每天要处理很多大大小小的事情。我妈妈的小店很忙。我阿姨和叔叔都有自己的工作,我们不能和爷爷在一起。

久而久之,开朗的爷爷就不那么爱笑了,很少参加亲戚邻居的各种宴会。

不知道是不是耳聋导致了他的语言障碍。他说话变得有些暧昧,再多说几句就会觉得说不出话来。

结果,人们和爷爷的交流越来越少,他似乎成了家里可有可无的“隐形人”。

2

大学毕业后,我选择留在省城工作。虽然工作压力很大,生活节奏比我所在的城镇快得多,但我觉得我的生活充实而充满活力。

就在我的生活终于步入正轨,准备在工作中取得巨大成就的时候,接到了上高中的表哥的求助电话,说爷爷出事了。

他说,前几天爷爷在街上闲逛的时候,收到一张带有小广告的传单,里面有卖保健品的信息,把他们的保健品炸了。

据说吃了这种保健品,不仅能强身健体,滋阴补肾,还能延年益寿。关键是可以免费试用,一吃就生效。

爷爷的晚年生活相当单调。还好我家隔壁的王叔叔和他相处的很好。王叔叔虽然比爷爷大几岁,但因为做了多年邻居,又是寡妇,几乎什么都说,偶尔也会去喝茶,赶集。

王叔叔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在镇上开了三家火锅店,几乎垄断了全镇的火锅行业,赚了不少钱。二儿子和女儿都是公务员,女婿工作的单位也挺好的。

爷爷看了传单上的小广告,有点感动。

老年人似乎对保健品没有抵抗力,更不用说免费试用了。

于是在广告单上诱人信息的鼓动下,爷爷找到了王叔叔,给他看了传单。他们一拍即合,偷偷商量去县城体验一下。

之后他们坐车去县城,好不容易找到了保健品店。

商家没有骗人,免费提供保健品让他们尝试。但至于他们一吃就生效,还要看实际操作,所以这家店给他们提供了另一种服务,说白了就是“色情服务”。

原来这家店是卖保健品的黑店,却偷偷从事卖淫嫖娼。

这家商店的大多数员工都接受过专业的销售培训。毕竟两个孤独的老人没能抵挡住诱惑,接受了他们的“服务”。

回家后,爷爷生病了,发高烧。父亲赶紧把他送到县医院,但他救了他的命。

和爷爷有相同症状的王叔叔就没那么幸运了,可能是因为年纪大了,住院不久就去世了。

两个老人一起去县城,回家后,病情相同,症状相似,不得不怀疑。然后,在父母和王家的追问下,爷爷终于说出了真相。

王家听说是爷爷给王叔叔看的广告,还有爷爷带王叔叔去保健品店的事,瞬间就把锅炸开了,矛头都对准爷爷,让爷爷对王叔叔的死负责,让爷爷给个交代。

好在爷爷的耳朵不好,听不清楚王家的指责和谩骂。王家轮流跑到医院闹事,都被医护人员赶了出去。爷爷的安全有保障,但不是长久之计。

于是阿姨请假放学留在医院照顾爷爷,我爸则去找王家商量。两家的当务之急不是“内斗”,而是“与外界联合”。

他告诉王氏家族,每个人都是受害者,此时应该团结起来

,一起去找那家保健品店要说法,而不是自己在这“窝里斗”。一时气急、头脑发热的王家人似乎恍然大悟。

我们这个小镇的人把声誉看得非常重要,王家跟我们家差不多,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孙子辈们也在外地混得风生水起。

所以,两家商量后,决定先把王大爷的尸体送到县城殡仪馆保存起来,再各家派一个代表去保健品店讨要说法。

3

就这样,带上病例和医院的诊断书等一应证据后,王大爷的大儿子和我爸一起去了那家保健品店。

不去不知道,一去吓一跳,这家店竟然是镇上赫赫有名的谢三爷开的。

这个谢三爷来头不小,听说他家祖上早年靠淘金发的家,后台相当硬,无论白道还是黑道都吃得很开。总之一句话,这个县城里没有谢三爷摆平不了的事。

常年混迹江湖的谢三爷得知此事后,脸上波澜不惊,不仅仔细看了我爸和王大叔带来的证据,还详细问了事情的前后始末。

最后,他圆滑又老道地对两人说:“发生这样的事情大家都不愿意,但是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那我们就解决,台面话我就不多说了,死者10万,病者 2万,丧葬费另算,我们尽早把事情解决了,也好让老人家早日入土为安。”

2万!我爸一听就有些心动了,他一年的工资也不过两三万,而且解决事情说白了不就是谈钱吗?不然还能怎样,让他们抵命不成?

再说了,如果报警,凭他谢三爷的关系,说不定还赔不了那么多钱。

当即我爸就私下跟王大叔表了态,并给他分析了其中的利害关系,可是王大叔一听就火了:“死的不是你爸,你当然能说得那么轻巧,10万块就想买条人命?”

我爸问他觉得要怎么才合适,王大叔没有立刻表态,而是回家商量了之后,第二天给我爸回的话,他说要谢三爷赔偿20万,丧葬费另算,我家也得赔偿他家5万。

我爸自然是不乐意,作为受害者,不仅得不到赔偿,还要倒贴钱,这是什么道理?

谢三爷一听王大叔要20万,立刻就大骂起来:“你家那土都淹到喉咙管的老头子,给10万已经不错了,还想要20万,你这是狮子大开口!”

三方因为意见达不成共识,一直僵持不下,而殡仪馆那边每天的开销很大,这件事不能一拖再拖了,得尽快解决。

于是,正在上高中的表弟,深知父辈们在这件事的处理上有问题,却也没办法插嘴,只好打电话向我求助。

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我心里一惊,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可能私了解决?!必须得报警啊!于是我赶紧向公司请了假,赶回家里。

4

然而当我提出报警的时候,王大爷的小儿子第一个站出来反对,他说:“毕竟两家老爷子做的事不太光彩,如果事情闹大了,怕是对我们,包括对娃儿们的影响都不好哟。”

王大爷的女儿更是反对得厉害:“报啥警?报啥警?做了那么丢人的事,非得弄到人尽皆知不可吗?”

我爸也当即表态:“坚决不能报警。”

他们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做着卖淫的勾当,还贩卖假药惹出了人命,怎么可能就这样赔点钱了事?

他们得承担法律责任,如果任由他们逍遥法外,指不定还有多少人受害。

可是无论我怎么说,没有一个人听得进去,他们都各自打着各自的算盘。我爸无非是想得点赔偿金早日了事,而王家人则是想尽可能多的获得赔偿。

就在这时候,王家出事了。

王家大儿子在镇上开的火锅店之一,几个客人以上菜速度太慢为由,在店里一阵胡搅蛮缠,最后大打出手,不仅把店里砸得稀巴烂,还打伤了两名服务员。然后,一辆面包车迅速将他们全部接走。

同一天,王家的女婿去菜市场买菜,突然出现一伙人,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冲上去就是一阵拳打脚踢,打完以后迅速消失,他根本没来得及看清打人者的模样。

我家也没有幸免。我上高中的表弟,下了晚自习被一群小混混堵在校外的一个巷子里,让他回家带个话,如果我们两家要继续僵持下去,那谢三爷有的是时间奉陪到底。

一直不太表态的姑姑因为最宝贝的儿子受到威胁,只得跑到我爸面前哭诉:“哥,你去劝劝王家,大不了咱家那2万块赔偿金给他们就是,实在不行我再去凑点。”

王家大儿子因为火锅店被砸的事,愤怒的同时却也有些害怕,看来谢三爷是打算动真格了,万一惹恼了他,真在镇上混不下去了,他们一家老老小小要怎么办?

他的妹妹原本要20万,一点口都不松,如今也有些泄气,怯怯地说道:“要不……要不……10万就10万吧,咱爸也不能一直在殡仪馆里冻着啊。”

就这样,谢三爷的赔偿方案得到了两家的认同,而要求爷爷赔偿的问题又一次被抬上了桌面。

好不容易保住一条命,出院回家的爷爷,因为这事不得安宁,自责与羞愧令他整日以泪洗面。

另一边,谢三爷得知我们两家同意了他的赔偿方案,肥硕的脸上露出了油腻的笑容:“这就对了嘛,钱我过两天打到你们账上,以后有啥需要我谢三爷的地方,只管开口。”

之前在我们家还盛气凌人的王家大儿子,这时候像条哈巴狗似的在谢三爷面前点头哈腰,一个劲说着“好”。

我站在保健品店的门口,看着络绎不绝的人进进出出,心里很不是滋味,明明是受害者的爷爷,凭什么要承担别人犯的错?

看着谢三爷春风得意的模样,一个念头在我心里油然而生:绝对不能让他们得逞!

5

我当即拨通了好友杨伟的电话号码,他在省城一家律师事务所当律师。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他讲了一遍,他一听就立刻严肃地告诉我:

“谢三爷这个情况涉嫌组织卖淫罪,如果经法医鉴定,王大爷是因为吃了他们的保健品致死的,根据这个保健品的性质,要么定义为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要么定义贩卖假药罪,可以判5至10年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可以判10年以上,甚至无期徒刑。”

“你们作为受害者,也是知情人,有权利也有义务举报他。现在各处都在严厉扫黑,任他谢三爷有天大的本事,也逃不过法律的严惩。”

其实一直摁着不愿意报警,我也是有私心的,爷爷嫖娼本就属于违法行为,而且王大爷的确是爷爷带去的,现在他死了,我很担心爷爷会因此承担法律责任。

我追问道:“那像我爷爷这样,是他带着王大爷去的,造成了王大爷死亡,这个对我爷爷的影响大么?”

他答:“要看检方怎么判定,如果你爷爷说的属实,他们一开始的确不知情,只是去买保健品,并不存在你爷爷诱骗王大爷去嫖娼的行为,那你爷爷不会承担刑事责任,顶多承担一点民事责任……我看这情况,民事责任都不用承担。”

听杨伟这样一说,我心里的大石头总算是落了下来,当即就去找我爸商量报警的事。

我爸一听说我要报警,立刻暴跳如雷:“你是不是觉得你老子的仕途太顺了?你知不知道这件事一旦被曝光,不仅我的工作会受到影响,你小姑和小姑父都会被牵连。我们老了倒还无所谓,但是你们兄妹几个以后还咋做人?”

“爸,你好歹也是读过些书的人,报警咋就不能做人了?我们本就是弱势群体,唯有法律才能保护自己。”

“反正绝对不能报警。”我爸丢下这句话,头也不回地去了王家。

当他再次出现在家里的时候,整个人都是灰溜溜的,一看就知道在王家没讨到好果子吃。王家人在谢三爷的淫威下被迫选择妥协,但在我家的赔偿上,硬是一个子儿都不愿意退让。

这时候,爷爷突然从房里走了出来,闷不做声地去了王家,做出了让所有人都震惊的事。他跪在王大爷的灵堂前,痛哭流涕,一个劲地忏悔道歉。

最后,他从包里掏出一坨用牛皮纸包裹着的东西,打开一看,里面全是钱,有百元大钞、有五十的、有二十的、也有十块的、甚至还有些零钱,目测大约三千块。

他颤颤巍巍地把钱交到王家大儿子手上的那一瞬间,我才突然意识到这个昔日为我们遮风挡雨的“超人”真的老了,而此刻他正无助地颤抖着需要被保护。

我这个曾经答应过他,要做个顶天立地男子汉的人,终于忍不住泪崩了。

我疯狂地跑回家,不顾我爸的阻拦,任谁的话都不听,报了警。

很快,警车就呼啸着来了,我家门口被吃瓜群众围得水泄不通,他们都好奇地张望着,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爸的脸色很不好,那吃人的眼神,分明是在暗示我——你给我等着。然而见事情没办法隐瞒了,他虽然有一万个不情愿,也只得配合警方协助调查。

知道真相后,不少人开始唏嘘:“平时看起来像模像样的老头子,竟然去嫖娼……王家老爷子过世竟然是这个原因……”

也有人连连摆手:“哎呦,保健品就是害人,买不得、买不得。”

随后,我和我爸陪同爷爷一起去公安局接受调查,王家人也被迫参与了进来。一路上,我紧紧握住爷爷的手,试图安抚他的情绪,并告诉他基本不会因为此事而承担责任。

听我这样说,爷爷紧绷的神经似乎也放松了一些。

6

好在王大爷还没有下葬,虽然已经错过了最佳尸检时间,但因为在殡仪馆里冷冻保存得较好,在征得王家人同意后,法医为王大爷做了尸检,最终确定王大爷因为过度服用含有有毒、有害的西地那非致死。

警方依法对保健品店进行了调查,并从店里搜出了大量含有有毒有害物质的假冒“伟哥”。

原本这些药品少量服用并不会致人死亡,但王大爷年岁过高又过量服用该产品,因为兴奋过度从而引发心脏异常,最终导致不治身亡。

很快,保健品店就被依法勒令停业接受调查,谢三爷等一系列涉案人员也被抓捕归案。

最终,保健品店被查封,法院以寻衅滋事罪、组织卖淫罪、贩卖假药罪数罪并罚,且情节特别严重致人死亡,判处谢三爷有期徒刑15年并处罚金。

保健品店的一干涉案人员最重的被判了5年有期徒刑,最轻的也被拘留了15天。

爷爷虽然涉嫌嫖娼但并未构成犯罪,且他的确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邀约王大爷去购买保健品,并不存在挑唆诱骗等行为,法院判定爷爷无罪,并看在爷爷年事已高且是受害者的情况下,不予承担民事责任。

法院的判决让王家人彻底哑了口,而且我用法律手段严惩了谢三爷,让王家人有了敬畏之心,他们再也不敢到家里闹事。

很快,爷爷和王大爷嫖娼的事就被我扳倒谢三爷的风头盖了过去,街坊邻居唏嘘爷爷他们不雅作为的同时,不得不称赞一句:“法律果然公正啊,连谢三爷都完蛋了……”

原本吵着要跟我断绝父子关系的爸爸,见我用最稳妥的方法把事情处理好后,忍不住感叹了一句:“还是你们年轻人的思想活跃,是我太古板了,看来活到老得学到老啊。”

为了安抚爷爷的情绪,我把他接到了我在省城的家里,想让他散散心,换个环境,尽早忘记那些不愉快的事情。

我家附近有个小公园,每天有不少老头老太在那里散步、下棋、跳广场舞,我下了班就带着爷爷去那里转转。

那里大多数都是跟爷爷同样孤独的老人,他们在一起或许能找到些共鸣。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替爷爷找个老伴儿,至少在精神上能给他一些慰藉。

作者 | 邓起锐 公司职员

编辑 | 潇雪儿 知心小姐姐 真实故事在线

  • 评论列表 (0)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