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给你一个机会,你会选择做一个好人还是坏人?

毫无疑问,你选择了前者。

但是好人总是失望,总是被欺骗,总是被伤害,坏人总是活着。你会怎么选择?

看到别人以不择手段取得巨大成功,走捷径,损人利己,你是否动摇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信仰?

你还坚持善良原则这种“没用”的东西吗?

01

我和卢森森初中同桌3年。

那时候她还是个带牙套的小姑娘。身体虽小,却充满江湖精神。

她当时在我眼里是个侠女。

班上有一个男生,皮肤黑,额头上有一颗黑痣。

因为他的长相,同学都喜欢欺负他(现在知道不是开玩笑,是欺负)。

一个大胆淘气的女孩会在他交作业的时候翻出他的日记,在课堂上大声朗读。

而男生则喜欢往他柜子里扔垃圾,往他椅子上倒水,甚至在体育课上故意把他推倒。

一个男孩越有耐心,他就越会和他开玩笑。他们从欺凌中获得快乐。

直到有一次,他脱下外套,被人围在角落里。

在这群人的狂欢中,只有卢森森是清醒的。

她站起来,站在坏孩子面前,冲他们喊“住手”。

被拦住的人愣了一下,然后用手指着她。

从那以后,男孩和卢森森都被欺负了。

作为她的同桌,我很清楚她这次站出来付出了什么代价。

花两个小时完成的论文会在厕所里回来,变成一堆废纸;

每次课间休息结束,桌上都会出现几只蟑螂。

人性中的恶意真的是可怕的负能量,让人觉得可怕。

卢森森不是没有找老师。只是那时候的部门主管老师都抱着“一物不如一物少”的想法,把自己的责任推得干干净净。

反手还警告她“耳光不响”,让她多检讨自己的问题。

作恶的人是受益的,没有受到惩罚;那些为正义大声疾呼的人受到了伤害。

从老师办公室回来后,卢森森趴在桌子上哭了整整一节课。

懦弱胆小,我以为我有一个很棒的方法可以防止她受到伤害。

我从裤兜里掏出一个50美分的棒棒糖,和一张纸条递给她。纸条上写着:不要帮他。

她抬起头,鄙夷地看了我一眼,从牙缝里吐出一个字:滚!

那是一个让我感到羞耻的词。

看到同学被欺负,我无数次想站出来保护他,坚持自己认为对的。

但是我没有。

当他们往男生头上泼水的时候,我紧紧地抱着胳膊,成了MoMo的旁观者。

从此,卢森森作为“侠女”的印象就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脑海里。

02

这种欺负一直持续到我初中毕业。

巧合的是,我和卢森森被分到同一所高中。

虽然她不在一个班,但她偶尔会听到一些关于她的故事。

她还在过着她的武术生活,加入学生会,戴着红袖章。

她在班上还是被孤立的,在学校也不被喜欢,因为每次看到同学违纪都会毫不留情的扣分。

有人在背后叫她“走狗”。

而“走狗”做了一件最无私的事。

学校一个家境不好的学生得了一种怪病,手术费用高。

学校组织捐款,卢森森拿出她攒了几年的压岁钱,2000元。

2000元对于17岁的人来说是一笔巨款,可以满足当时很多美好的幻想。

她不眨眼就捐了。

她能得到的只是老师的口头表扬。

那些捐了5分钱,走过场的同学在背后嘲笑她。

这又一次让我怀疑,坚持“善”和“原则”有什么用?

03

看着他从朱楼升起,看着他的建筑倒塌。

卢森森一开始对微信业务的态度是反对的。

微信创业之初,行业混乱频繁。这时,一则“卖假货”的新闻爆出。当时一个“敷面膜后脸不好的人”也在网上流传微信业务是一种新型传销。让大家对微信业务嗤之以鼻。

卢森森是最激烈的一个。

还有一个同班同学是微信商,直接找人,当着全班人的面骂别人,然后删了她的朋友。

但是那个做微信生意的同学,在微信生意的红利期轻松获得了很多财富。

走捷径的人和不择手段的人赢了。她赢回了同学的尊重,在班里发展了几个下线。

卢森森再次成为全班的笑柄。

高考失利,分数连做微信生意的学生都比不上。吕森森在一次次打击中带着一种报复心态投奔加入微信业务的阵营。

没错,善良了10年的卢森森,受伤了10年的卢森森,决定在MoMo做个利己主义者。

她每天都在推销荒谬的文案:

“淘宝是假的,我家只卖正品。”

“二十岁了,你还在花父母的钱,我已经是一个人了。女人要当皇后了!"

卖没有质量保证的产品,收获的是朋友的信任和自己的良心。

在她看来,这样做也许是可以理解的。

只是突然的变化,让人有些唏嘘。

04

在这篇文章推送之前,我再一次点开了已经屏蔽掉的朋友圈。

她清空了过去发送的所有广告,干净得像雪一样的界面。

我找到她,寒暄了几句过后,问她突然不做微商的原因。

她说:“我确实赚到钱了,同时也失去了所有的朋友。

每卖一片面膜,我的良心都受到了一次拷问。一个顾客,在用了我的面膜后,脸部浮肿,不得不去医院治疗。当她找上门来,我做了什么?

我删除了她的好友。在做这件事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是在犯罪。”

接着,「对方正在输入...」的提示跳动了很久。

“我始终没办法说服自己,眼里只盯着利益。

在挣扎了一段时间后,我明白了,也许做一个冷漠的利已主义会带来更多的利益,可守住心中的道,去做一个好人,不是为了追求利益,而是因为本来就是这样的人,只能做这样的人,心里才会踏实。”

收到这样的回复,其实我很高兴。

因为,「侠女」路森森又回来了。

利益是裹挟着人前进的躯壳。重要的是,在这个躯壳里面,装的是一个人,还是一个丑陋无情的怪物。

我们都应该选择前者。

作者:野生君,96年小伙子,创业公司苦逼小老板。

推荐阅读:

“被绿后的10分钟,我转走了他所有的钱”

  • 评论列表 (0)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