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朋友怀孕了,工作很忙,需要经常加班出差。

她说最让她郁闷的不是身体不适,而是突然发现身边很多人开始理解她,而且这些人大多和她很亲近,她妈妈,她最好的朋友,她女同学等等。

他们会对她说:“不要太努力。孩子出生后,你会发现孩子是最重要的。”“孩子是大事,是小事,更别说工作了。”“只要孩子好,一切都好,其他都不重要。”.

朋友跟我吐槽的时候,我31岁,刚生完宝宝,身边难免会有类似的声音。我真的很理解她的苦恼。

最近有个大姐姐,也让我印象深刻。

上周生了孩子,在医院住了3天。姐姐每天都来给产妇按摩。

她很健谈。她每次按摩都和我们聊天。她学识渊博,有趣。后来被她带去洗头,更让我惊讶的是看到她井井有条的指导其他服务人员的工作,而且要有很高的理论水平和执行能力。

后来听了她的倾诉,她早早自己创业,抓了一大笔奖金。后来她身边的人不断给她施压,告诉她生二胎,养个好孩子才是正经事。

经过长期的心理挣扎,她不顾周围人的压力,终于生了第二个孩子。为了全心全意陪伴第二个孩子,她以数百万的现金流把生意卖了出去。现在儿子长大了,她出来就近找点事做。

现在,当她谈起她放弃的事业时,她无法掩饰自己的遗憾。

02

如果说我20多岁第一次遇到职场歧视,我只觉得女性无疑是这次事件的受害者,我也觉得女性一定是在一起努力改变现状。

三十多岁的我突然发现,很多女性其实是在抱怨男权社会的不平等,而享受着男权社会的女性工作做得好没关系,遇到挫折也不会争取最好的奖金。

此外,他们不断输出这种价值观,试图迫使其他妇女屈服。

我并不总是认为女性一定要在职场中找到成就感。很多人,无论男女,都能在经营好家庭生活中找到十足的成就感。毕竟每个人都有选择权,这是社会成熟的标志。

但是,比起要追求社会价值的男人,我发现女人给自己太多的退路和借口。

比如我写了一篇文章,讲的是我待过的北京一家国企,钱不多,很闲。那天我在微信官方账号的后台收到很多女性的消息,问我国企的名字和招聘要求,说我在找一个休闲单位,最好的工作可以处理,就是迟到早退,这样可以多陪陪宝宝。

不要以为他们都是无助的母亲,丈夫是切割的店主,工作家庭都很忙。

比如我认识一个朋友问我。她有一个体贴的丈夫,父母的帮助,家里还有一个阿姨。但是,她说:“职场挫折太多,我也放轻松。我不指望我的工作能做什么,我想全心全意地培养我的孩子。”

与需要母亲的孩子相比,在很多情况下,母亲需要更多的孩子。

越是职场失意:没关系,我的孩子最重要;我在事业上遇到了一个瓶颈:我就是这样,我要回去培养孩子;夫妻关系处理不好:没关系,我去找小情人,小情人需要我…

女人太容易给自己一条出路。

我很难想象这些失去母亲的孩子会承受多大的成长压力。

03

我们都知道波伏娃在《第二性》中的名言:

一个人最大的幸运,是他必须走上一条极其艰难的道路,无论是成年人还是孩子,但这是最可靠的道路;女人的不幸在于被几乎无法抗拒的诱惑所包围;没有要求她努力工作,而是鼓励她滑向幸福。当她发现自己被海市蜃楼愚弄时,已经太晚了,她的力量已经在失败的冒险中耗尽了。

这段话告诉了我们身边大多数男人的共性:在追求自我价值的道路上没有退路。不退。

所以最后男人都在为自己苦苦寻找最靠谱的路。

女权主义者贝蒂弗里丹毕业于美国著名女子学校史密斯大学。能进这所大学的都是家境富裕的女生。这些女孩,毕业后也嫁给了成功的男人,过着丰富的物质生活,过着当时主流价值观倡导的幸福主妇生活。

然而,在毕业15年的校友会活动中,贝蒂发现,她所有受过高等教育、生活富裕的老同学都成了隐居的家庭主妇,他们的生活充满了不幸和挫折,但没有一个人快乐。

于是,贝蒂开始研究女性做家庭主妇是否靠谱,出版了《女性的神秘》一书。

她的结论并不可靠:作为一个人,除了满足物质生活,我们都需要有自己在社会中的地位,我们都需要在工作和社会生活中有价值的认同感,这是个人通向最大幸福的唯一途径。

除了做某人的妻子,某人的母亲,我们每个人首先要做好自己。

关注短期价值的逃避,看似给了我们退路,找到了避风港,却让我们失去了追求长期幸福的能力。

04

在漫长的历史时期,女性并没有作为独立的形象出现。

在中国,“不嫁自父,嫁自夫,死自子”,而在西方,你主张女人的价值是侍奉丈夫,生儿育女。俄罗斯赞扬英雄的母亲们生了10个孩子,送了8个孩子去战场为国家做贡献。

当时女性的价值体现在丈夫的社会成就和儿子对社会的贡献上。

洪晃在一个座位上有一段非常精彩的演讲“女主!”

义给中国男人带来的红利》,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找来听一下。

在这个演讲中,她就讲了女性为了争取到今天这样的权利,是多么不容易。西方一代代人,先后做了100年的努力,起诉、游行、演说、著书……与根深蒂固的男权思想不断抗争。

古希腊哲学家毕达哥拉斯说:有一个好的原则创造了秩序、光明和男人;有一个坏的原则创造了混乱、黑暗和女人。

1878年,在英国的医学杂志上,科学家在论文里写道:毫无疑问,一块肉,只要被来例假的女人碰过,它一定会坏掉。

欧洲最晚给到女性选举权的国家瑞士,承认女性拥有选举权已经是1971年的事情了,且还有一个郡不同意,最终1991年,国家勒令它把选举权给到女性。

而在中国,男女平等,是一个礼物。新中国成立的那天,男女平等就被写进了《共同纲领》里。

没有艰难的抗争,自然也不太容易珍惜。甚至可能,很多女性也并不真正理解平权意味着什么。所以今天在中国,物化女性的言论盛行,很多发声者、拥簇者都是女性。

我不否认职场歧视的客观存在,我自己经历了大龄未婚找工作、已婚未育裸辞转行,当然明白其中的艰难。我们的风俗一时间也难以完全扭转,女性获得了法律意义上平等的权利,可我们却仍旧生活在男权社会中。

但是,当我们遭遇一点点挫折,就给自己寻找借口退后的时候,是否应该想想我们在平权路上已经取得的进步,想想我们现在已经得到的权利是多么珍贵,真的不要轻易放弃。

男性也不要以为女性不争取社会角色了,自己就获得了红利,其实并不是如此。

中国目前有2000多万双薪家庭,需要双方参与社会劳动来维持家庭运转。据我所知,北上广深非土著,所谓新中产,男性在相亲恋爱时,也是比较看重另一方的赚钱能力的,更愿意选择旗鼓相当的伴侣。

大城市生活成本高,一个人打拼压力巨大。如果平权不再,女性重新退回家庭并物化自己,这些男性也将面临巨大挑战。

最后我想说,我们女性不该要平权要独立,转过头又要男性买买买包养;同样,男性也不能既想享受打压女性的快感,又希望对方一起分担。

社会进步需要大家齐心努力。任何的责权不对等,都是耍流氓。

作者:啡小沫(ID:feixiaomo6)

  • 评论列表 (0)

留言评论